親泛民的852郵報在上週三流會後,不要臉地出了個「向點人數議員致敬!」的飛機post。主流傳媒也沆瀣一氣地歌頒點人數的議員,把點人數和提案休會待續都說成是拉布,一同為香港人製造「泛民議員很努力地抗爭」的美好幻想,灌輸「議會仍然能阻擋惡法」的精神毒藥。

拉布主要是以冗長發言,令議案的討論無了期,以阻撓議案通過。冗長發言的前提,當然是要有發言的機會,所以只有提交大量修正案,創造不斷發言的機會,才能拉布。

故此,沒有提交修正案的議員,被吹捧成拉布英雄,就像是一場集體自瀆。被黑警護送的梁國雄及「忽然」關心版權修訂條例的范國威,都沒有提交過修正案。陳志全亦只有一條修正案而已,與提交大量修正案的真正拉布抗爭也相差一大段距離。這就叫拉布?邊度拉呀?睇過?

在香港這個充斥愚民的城市,議員點點人數、叫個口號,加點演技就已經扮到英雄。事實上,這群演技派議員根本不關心甚麼版權條例。比如范國威,他於今年的1月28日便退出了《2014年版權條例(修訂)草案》的法案委員會。到近來議題被炒熱,他又「突然」關心條例,「忽然」又很上心地說會拉布。

土共葉國謙上週很串嘴地回應點人數:「(人數上)我哋完全有能力使到你流會,你泛民無能力搞到流會,我可以搞到流會喎」。的確,決定流會與否,是由這群奴才話事。保皇黨一旦坐夠人數,點人數這招使不出效果,必須要透過發言拖延議案時,不知道沒有提交修正案,兼沒有參與委員會的范國威,能否「突然」變得很熟書,口若懸河地辯論各個修正案呢?大家或許可以坐等笑話。
至於落得被黑警護送的梁國雄,被群眾包圍時已被識破牠沒有提交修正案,牠亦只能爭辯說「成班傻仔」、「你有咩資格問我拉唔拉布?」,接連便是難懂的話,甚麼「你會唔會食飯?」、「熱血公民齊人未?」,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街上和網絡都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一群背負著全香港人福祉的議員,是怎樣可以憑拙劣的演技扮工呢?大家都去排隊買僅慳$22.5的Godiva,一起為了各種蠅頭小利獻身,自然無人在乎議員是否真的為大家謀福祉。對於香港人來說,議會太過複雜,言論自由太抽象,只有買一送一的Godiva才是簡單實在。擠擁的商場裡,他們一邊抱怨要排隊2小時,一邊又覺得自己「賺到」$22.5。豬吃豬餿,港豬吃Godiva,都是很乖巧很安逸,沒有誰比誰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