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會眼見,或耳聞女生談論經痛的這個問題,這是只有女生才有的煩惱,而且是每個月都需要應付的煩惱。
 
有些人談起這話題會覺得尷尬,覺得是很私人的事,也許是吧。然而我卻單純覺得是生理問題,或許眼見或耳聞得多,已經見怪不怪吧─曾經有位現在已成陌路的好友,於書展期間,問過我:「有冇漏?」我當時不明白什麼有沒有漏,她再解釋,我才明白,所以對這話題我也不會太靦腆。
 
然而小伙子的時候不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後來才認識到月事來訪頗困擾女生,問題有很多,例如流量大怕漏、來的時候會痛─不要想得太簡單,有可能痛足一兩星期也不足為奇,那麼一個月裡面,其實有半個月是不舒服的。
 
而且,要處理這生理問題也夠煩的,以前曾經編輯校對過一份稿件,是小說,裡面有段情節講述單親爸爸替剛發育的女兒買衛生巾。然後作者借店員之口,如數家珍的描述衛生巾有多少種類,又有墊,又翼,又日用夜用,總之讓作為男性的我快感到頭昏腦脹──同時也是故事中那單親爸爸的感受。
 
也許,月事最大的煩惱是痛,不管用文字還是口述,男人沒辦法經歷、感受,根本無法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當然我也不會知道啦!)至於每個人體質不一,分別也有不同,也許有人輕微不適,但也有人真的會痛得連床也下不掉,於是中醫調理、做運動、黑糖薑母茶、黑糖四物膏、暖水袋、經痛貼,各施其法。縱使最後其實也沒有什麼用,還是會試盡所有辦法的。
 
否則,男人你試想,每個月你被人用高跟鞋踩踏私處,這種痛會持續到你四、五十歲,那是多麼難受的一回事?
 
所以嘛,這世界沒有什麼公平的,也不是說因為生理,女人就永遠站在被遷就、被保護的一方。而是,我們總要留意天性自然的事,否則,為何我們會分成雌性、雄性呢?
 
(歡迎讀者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