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電視前晚(12月13日)在週年頒奬禮中,恣無忌憚的在節目中途「暫停食吓嘢先」,由幾個藝員抬出一盒盒炸雞供在場藝人進食。這種植入式宣傳手法,英文稱之為「product placement」,沒有廣告之名,卻名符其實的為商品宣傳。伴隨網絡成長的新一代,越來越不會留心電視電影等影視節目附帶的廣告時間;尤其是在網絡播放的廣告,廣告商知道,強迫觀眾觀看譬如15至30秒的廣告才可以收看想看的影片,是「犯眾憎」的舉措。那麼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宣傳產品呢?最好的方法,便是在受歡迎的電視節目或電影情節裡,加上角色使用商品的畫面鏡頭,觀眾「焗睇」之餘,更有機會得到名人效應,一舉數得。

然而,不理會節目的前文後理,「硬性插入」植入式廣告,只會得來反面效果。在頒奬禮兀突的食炸雞,情節、場景、道具等都毫無關係,唯一的藉口就是奧斯卡頒奬禮也出現過相似的「劇情」,可是由無線做出來,手法之低劣,馬上淪為「傑出關公系列」,成為笑柄。無線號稱CCTVB,香港七百萬人口的唯一免費電視台(對,亞洲電視不算在內),根本不用在乎觀眾的反應,「收咗廣告商嘅錢過咗海就係神仙」。而且如果觀眾反應太大,也可以「喪事當喜事辦」,再來一次「二次宣傳」。

其實,CCTVB對觀眾植入的又何止廣告?以最近的劇集《實習天使》作為例子,對護士這個專業的描述,錯漏百出,更有一句對白「唔使擔心,好多註册護士都會做假」;以最良好的願望出發,可能是CCTVB的編劇一片苦心,明知CCTVB的劇集在中國受歡迎,所以曲線為香港反宣傳,令中國人覺得香港的醫療系統其實並不比中國的好多少,減少南來香港佔用醫療資源。三個月前的劇集《張保仔》,港姐冠軍陳凱琳飾演女警角色,說出「你知唔知道侮辱警務人員,我可以拘捕你」這句對白;以看CCTVB為主要時事新聞來源的廣大香港觀眾,可能如同這齣劇集的編劇一樣,不知道香港沒有「侮辱警務人員」罪,在街頭不憤黑警所作所為,用電話拍下過程兼痛罵幾句,在香港並不犯法,不如澳門一般,澳門人拍攝警察抄牌片段放上網,會因「不法攝影」和「加重侮辱罪」而判囚一年,如果有錢賠償則可獲緩刑。

這種在劇集中有意無意的對白情節,對觀眾作出不符合香港社會現況的「植入式潛而默化」,劇集所引領出的訊息,只要與主流社會的「穩定和諧」沒有衝突,CCTVB樂意放任編劇們繼續「是是旦旦」,以港共隱性官方電視台的身份,配合政府推行「維穩」的大任務。2013年初的一套《老表,你好嘢!》,劇集一開始提到當年發生的兩個熱門時事話題,第一集提到D&G禁止香港人影相一事,第二集提到導遊對中國旅客破口大罵,CCTVB馬上「做嘢」,豈容你王祖藍胡來,在無線劇集真實反映香港社會上的港中矛盾?「河蟹」後的劇情變得和其他劇集一般,不看也罷。

把「時事新聞娛樂化、娛樂新聞時事化」的《東張西望》,更是「植入式政治宣傳」最明目張膽的節目。上個月區議會選舉前的一個星期,《東張西望》「專題」報導龍星區譜員譚香文涉嫌洩漏居民資料予管理公司,打擊十優港姐男友林作的競選對手;兩年前花了一整集節目時間,全力支持政府不發牌予王維基的決定,並叫三線女明星主持朗讀政府不予香港電視牌照的聲明;對壹傳媒封殺時,亦利用《東張西望》作為無線的「喉舌」對壹傳媒的報導予以反駁。至於無線的新聞報導,最常用的植入式宣傳手法是「有分析指出」、「有專家認為」等等,但是十居其九沒有直接指明分析的出處、那個專家究竟是誰,便在新聞的尾段加一兩句分析的尾巴,把本來只是新聞報導的時間,這裡加幾秒分析、那裡加幾秒研究,把一套既定的觀點,植入觀眾的腦海之中。

CCTVB沒有真正的競爭對手,香港人怎樣罵無線高層也不會怕。因為香港至少還有百多萬人對CCTVB不離不棄,有空在家就會看CCTVB,沒有空也會上網追看錯過了的節目。植入式宣傳不會比飲鉛水更影響健康吧?那麼由得無線植吧,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