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再解釋焦土戰的意義,可惜越解釋越模糊。

他說,當人民不信任議會,就會支持以一切手段推翻政府。中間的沙盤推演太跳脫,一下子跳到結論去,理論的基礎不夠紮實。何以見得人民不信任議會就會支持其他抗爭手段?連維尼自己都承認:「港豬的確有可能到最後關頭寧願自殺也不面對現實」,這是一場賭博。

其次,討論焦土戰是否可行,跟和稀泥含淚投民主黨與否是兩回事,將兩者綑綁在一起是錯誤的。消滅民主黨可由傘後組織及本土派加速泛民之新陳代謝,不必將票過給土共,縱使不相信關鍵否決權也不代表要完全放棄議會。本土派進入議會,可以攪局,可以藉機宣揚思想,投票只是議會政治其中一部份。激進派自2008年起在立法會議席不過四,但在議會內的激烈抗爭、演講、拉布中漸漸改變民眾僵化思想,從和平散步到佔領街道,激進派在立會內的潛移默化作用決不可抹殺。

維尼的文章,激情有餘惟考量欠周,要光盡而滅,做神風敢死隊沒人阻礙你,然而總應該盡量提高成功的機率吧?應該盡量加重對敵人的傷害吧?在慷慨激昂的詩句中我見到精神卻見不到策略。

維尼寧死不投泛民,好事,但若本土派出選,該投還是不投?根據焦土戰理論,應該不投,因為要將議會內一切反對聲音消滅,七十個議席全歸土共,才能做到「不作浮塵」;若投本土派麼?那就不是焦土戰,因為沒有徹底令人民對議會失去信任,並未「全化飛灰」,則是失敗的焦土戰術了。

從維尼兩論焦土戰意義中,看到他著重的是鼓動港人拼死一鬥的決心,而非摧毀敵人可得到的資源,但他曾提及到焦土戰是要使中共得到議會卻失去議會的價值,我再問維尼,議會對中共的價值正在於其能授予惡法合法性,焦土戰如何能使中共失去此議會價值?若不能,焦土戰則難言使中共「得物無所用」。

焦土理論另一矛盾地方是,維尼曾指出:焦土戰成功之先決條件,是要先喚醒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但焦土戰不就是為了喚醒沉睡的港人嗎?既已喚醒,如何「再」喚醒?若說是要靠一部份已覺醒港人推動全體港人覺醒,則仍有港豬會含淚投泛民,泛民最後仍有議席但只大幅縮水,土僅焦其半,不就「唔湯唔水」?就如前文《焦土戰之我見》提及過,若真有力焦土,其實不必焦土。

再再重申:我非反對焦土戰,我是反對自以為焦土的自焚行為。

封面為越南自焚高僧釋廣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