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柒事,去年美食節,今天工展會,不過我還是獨愛一蚊龍蝦阿姐,「你個嘢壞咗呀~!」言猶在耳,經典就是經典,據聞工展會也有她的芳蹤。

小便宜是可以貪的,但總覺得羊群出來不顧一切的貪就是肉酸,買到了幾百元的IKEA一折傢俬,還是要花幾百元叫車送回家;排到了便宜一半的GODIVA,好歹也折騰了兩個小時;搶到了最便宜的洗衣機,其實也要煩惱狹小的蝸局裡有沒有空間放。一不小心摔到了,就成了經典畫面;對龍蝦的獨鍾,一貪太多就「流芳百世」。

香港人是苦的,之所以貪除了是天性,還有一點環境因素。牛頭角順嫂,平日想吃好一點還要算算家用整個月要如何分配;工時長工資低的打工仔,開一瓶酒、看一場戲還要諗過度過;好不容易擠到了一個星期的假期,還忙著撲廉航機票平遊日本,總是捨不得坐國泰。比起最基層的,生活是好一點,但比對著一個教人滿意的生活水平,仍然差一大截。

於是,看見一蚊龍蝦、兩蚊鮑魚、買花膠送瑤柱,仆倒也要去,並不是前世未食過的那種張狂,而是對理想生活渴望已久的放肆追求。我們覺得改變社會制度的根本太難,才對於小便宜趨之若鶩。「牛唔飲水唔㩒得牛頭低」,我們會批評政黨出動蛇齋餅糉,但抨擊完了還不得不承認,社區裡真的有很多人喜愛這種恩惠,既有人受,何以不為?雖未至於窮得要靠派米度日,但百物騰貴,收入和積蓄都有限,捨不得。

人老了,會迷戀安定,儘管那安定都是自以為是。就憑著小便宜中的快樂苟活著,我們都清楚,我們是多麼的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