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鐘地鐵站的車門前,人,被其他人逼得太緊;手機,剛好在播放《逼得太緊》。

也許,吳雨霏的運氣比較好,被心愛的人逼得太近;我的運氣就顯得相形見拙,被兩旁陌生的濃髯大漢逼迫著。

這個時候,連呼吸也開始覺得困難──想高呼救命,但氣管收窄。隨之而來的,是額頭痛得要死,連腸胃也翻起,像吞了個洗衣機般似的。

就算過得到今晚,往後尚有兩萬個晚上要在MTR上逼迫你被深愛。想到這裡,立即心亂如麻起來。我瞥了身旁的大漢一眼,心中想著:「請你滾,滾出去!回去吧!回去吧!請讓我來個傷口結疤。」這一刻,我只想回家,馬上回家。

放眼整個地鐵站,我根本渺小如一只小螞蟻,就連一個平凡又渺小的人也不如。在其他人的十面埋伏下,我根本無法呼吸清新的空氣。

此時,列車終於來了;此刻,又再胡思亂想:「遲兩秒搭上地下鐵,還能與你碰上麼?」原來要忘掉那個的他,重新的出發,並不容易。或許,遲來一秒鐘,遲疑一秒鐘,都足以從迎接你來,變做目送你走。

驀地,叮的一聲讓我從白日夢中醒了過來。車廂內、車廂外,人頭湧湧。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車廂欄杆處。

抹一抹眼睛,原來眼前的人,只是幻像而已,卻一一再現。

幻像似的愛情,如有若無。

跟你早應該要,如遠若近。

參考歌目:

吳雨霏《逼得太緊》

梁漢文《呼吸困難》

陳奕迅《阿士匹靈》

衛蘭《心亂如麻》

梁漢文、楊千嬅《滾》

順子《回家》

鄭欣宜《渺小》

糖兄妹《別煩著我》

許廷鏗《螞蟻》

陳奕迅《十面埋伏》

李克勤、容祖兒《刻不容緩》

謝安琪《囍帖街》

譚詠麟《幻影》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