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在審議一條關係重大、牽連甚廣的草案時,是否有責任先作深入了解,然後作審議呢?

可惜,事與願違,很多議員都對《網絡廿三條》矇查查,就連網上最基本的用語、直播打機係乜都唔知。

謝偉詮:「Cap圖係指建築圖則?」

劉慧卿:「網上直播打機,即係點呀,呢個我真係唔太知。」

古語有云:識少少扮代表。原來某些審議《網絡廿三條》的議員,比識少少扮代表更差,直情係乜都唔識就扮代表。他們對網上的世界不清不楚,卻手執網絡自由的生死大權。這個情況,就好似689不知何謂個人操守,但係又同你講仁義道德咁。名不正,言不順,講乜論乜做乜,都係一點說服力都無。

當然,冇人會expect你乜都識,而事實上某些議員的而且的確是不學無術。以剛剛敗走漁灣區的Tree Gun為例,他懂的成語屈指可數,仲要成日自創英文,誤人子弟。不過,你乜都唔識就走去立法會表決,對唔對得住自己嘅良心先?

其實,「網上直播打機」在外國已經非常流行,有不少人甚至將之視為自己的職業。有些著名的電玩,如《League of Legends》、《Starcraft》等等,均有地區性及世界性的職業比賽,你班離地的議員又知唔知?唔講外國咁遠,達哥在香港「網上直播打機」打到街知巷聞,廣告都拍咗幾個,你地又知唔知?

當然,對部份只剩下傳統思想的議員而言,他們根本無法理解、不想理解、亦無興趣理解。「打機唔讀書係錯的」和「打機係搵唔到食」這些古老的想法,一直在他們的腦袋中根深蒂固。簡單來說,他們看不起網上的世界,認為當個鍵盤戰士沒出色;他們看不起打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了解何謂live stream、何謂「網上直播打機」。在他們的眼中,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其實,呢個世界係好諷刺的。689話搞個創新科技局,但係唔俾你二次創作、串流電玩;話拉布三年令香港落後乜乜乜,但係有些人連「網上直播打機」都唔知係乜。一群文盲在論文,你話心唔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