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總統初選最高民望的候選人Donald Trump,在星期一(12月7日)民主黨總統奧巴馬對恐佈襲擊發表全國電視演講的同一日,在南卡羅萊納州競選活動拉票時,高調地對支持者說「我要求全面禁示穆斯林進入美國,直至我們國家的代表能夠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鬼事情為止。」全國政治評論甚至共和黨黨內火速對他猛烈批評,白宮發言人說他遺背美國憲法精神,沒有資格競選總統;共和黨「黨友」眾議院發言人和他劃清界線,說他的建議不是保守主義,更不是共和黨和美國的理念。Donald Trump對於諸多批評一於少理,警告美國需要更多智慧和更加強硬,否則只會如其他很多地方一樣,最後連國家都不保。他說他的支持者對「政治正確」感到厭倦。

如果單純分折Donald Trump的提議,其中的可行性實在成疑。穆斯林是信奉回教的教徒,全世界有大約十六億人,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以上;一個人的宗教信仰,並不如種族膚色一般有一個比較客觀的標準去審定。全世界最多穆斯林的國家是哪一個?原來不是中東或北非的任何一個國家,而是位處東南亞的印尼,全國二億五千多萬的人口,有二億以上是穆斯林。再加上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每個國家各一億五千至一億八千萬的穆斯林,四個國家佔了全世界穆斯林差不多一半。再加上中東和北非三億二千萬的穆斯林,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把這十數個國家放在一個名單之上,他們國家的國民入境美國時,把他們統統分開一條通道處理,逐個審視是否穆斯林,證明不是(譬如願意在關員面前吃下豬肉)便放行過關。可是這個做法會帶來多少反彈?即使不怕反彈,穆斯林就像基督徒一樣,遍佈世界各地;歐洲有五千萬、美洲也有五百萬,澳洲可能最少,只有五十萬。擁有西方世界國護照的穆斯林,又如何禁止他們入境美國呢?護照上沒有宗教信仰一欄,美國入境官員如何辨認入境者是否穆斯林?難道真的要所有外國人入境美國時,吃一片豬肉以證「清白」之身?

四個月前有報導指英國首相卡梅倫希望立法禁止使用例如whatsapp這類會把電話短訊加密的通訊軟件。姑且不說西方情報特工絕對有能力把加密了的短訊解密,這種以「保護國民」作為藉口而限止民眾自由的宣傳技倆,沒有可能得到接受自由思想教育和成長的國民的認同。政府立法禁止加密通訊軟件,真正的恐佈分子會因為害怕觸犯這種法例而停止使用這種軟件嗎?被褫奪正當使用此類軟件權利的只會是一般普羅大眾。反對美國槍械管制的邏輯也是一樣,奉公守法的美國人會因為收緊管制條例而失去擁有槍械的自衛權,那些打算來個大屠殺然後自殺的潛在謀殺犯,要在美國全國合法或非法找一支槍來殺人,基本上毫無難度。同理,限制十六億穆斯林進入美國,是否能夠打擊恐佈襲擊是未知之數;但是政府權力勢必坐大,到時候要逐家逐戶的逮捕穆斯林,不再是天方夜譚。

不過,美國傳媒也沒有把Donald Trump的言論,視為他一旦上任後政策執行的細節來分析。因為大家大概都明白,他的言論,只是為美國共和黨選民對國家外交政策不滿的一種宣洩。美國人雖然口講普世價值,例如總統奧巴馬星期一在電視演講結語時說出「我們為共同理想走在一起,成為一個國度、一個國族」這種站在道德高地「感人肺腑」的說話,但是需要開戰的時候,一定不會像西歐左翼社會般被國內婆婆媽媽「只有愛與和平才能化解仇恨」的輿論困惑;敵愾同仇,槍口一致對外。

美國群眾不滿的,是這十多年來,極端伊斯蘭勢力不斷壯大。四年多前不是把拉登捕殺了嗎?原來比基地組織更為厲害的伊斯蘭國正在迅速冒起,而西方國家受到的恐佈襲擊只有比十多年前更頻密。不管奧馬巴的講法如何娓娓動聽,Donald Trump「挑機」後仍然高踞共和黨候選人的榜首,證明美國民意和世界形勢一樣,急速向右轉。美國人最後大概都不會選這個口無遮攔的富翁成為總統;但是,因為他的作風和表達方式,一棍把他的言論打入十八層地獄,還是興高釆烈的以為美國找到真正的強硬派,都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