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一則神秘網站的宣告

ISIS的紅色房間!費用全免!極度血腥!現場直播!

大家好!

你是否認為自己已經看過世界上最可怕的一面?

在8月29日0時0分,一個全新的市場將會在這個洋蔥網址(onion address)隆重開幕,我們擔保即使是聯邦密探也會很喜歡我們的網站。

隨著全世界對ISIS的憎恨愈來愈濃厚,市場也萌生新的需求和機會,現在就讓我們滿足你的憎恨。
你現在猜想到我們買的是什麼嗎?

我們要和大家宣告,我們已經活捉了7名ISIS聖戰士。如果大家不信,我們很願意提供照片和ISIS色情影片作證明。

而且,所有在這裡的活動都是互動兼直播。

他們的命運就在你們的手上。在當天0時0分,我們會確保網站的直播聊天系統運作暢通,你們每一人都可以邊安坐家中邊吃爆谷,欣賞著我們偉大無畏的ISIS聖戰士如何被殘忍玩弄。

在直播正式開始前,我們為大家準備了預先拍下「正等待天國72位處女的嘉賓」的精華訪問片段。屆時他們兩位聖戰士會穿著女裝,和我們一起玩一些「很搞笑的遊戲」。

到1時30分,我們會讓你們投票,在兩位聖戰士中選出一位聖戰士參加我們的「處決秀」,其餘五個聖戰士將會被保留作其他商業用途。

所有在這裡的東西都是免費,開放給所有人參與,沒有要求,沒有限制!當然你們可以捐錢給我們,但我們擔保這絕對是自願性,而且不會因為第三勢力投放資金而影響整場秀的運作。

其餘五個聖戰士會被毫髮無傷地保留住,更多的商業機會會在數天後公佈。

在這個網站裡,所有活動都是無下限,我們會玩得幾乎和那些ISIS影片一樣地「合法」。你完全掌控了那些聖戰士的命運,我們很樂意聽從你們的指揮。

除此之外,當天還有很多精彩的餘興節目等住大家,例如「猜猜聖戰士老二大小」和「褻瀆神明字謎」,勝出的網民會獲得神秘獎品乙份。另外,大家還有機會欣賞到我們那些飢寒交迫的聖戰士如何被逼吃「禁忌豬肉」的震撼畫面呢!

所以大家千萬不要錯過! 那天你將會欣賞到前所未有的震撼畫面!我們將會向那些邪惡的聖戰士來一次徹底大報復!我們會在當晚創造歷史 !!!!!!!!

期待2015年8月29日0時0分在這裡和大家見面。

「Chapter 1 : 那些年,ISIS是如何崛起…」

12307459_454893604704617_303602198561215349_o

2001年9月11日,阿爾蓋達組織對美國發動一連串自殺性恐怖襲擊。數十名恐怖份子分別騎劫了四架客機,其中兩架衝撞世貿中心,一架撞入五角大樓,還有一架因為乘客反抗,最後撞落在無人空地上,事件總共造成2986人死亡。

同一年十月,美國政府為了報仇發動了阿富汗戰爭,並順反恐之勢在2002年進攻伊拉克(嚴格來說是2003年,但在02年美國JSOC和CIA便有非正式軍事入侵),發動伊拉克戰爭。

就在那時侯,ISIS便已經誕生了。

現在的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IS),全名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ISIS),最初只不過是阿爾蓋達組織在02年為了應付美國入侵而增設的伊拉克分支,以血腥的手法殘殺當地美軍。

但隨著後來蓋達組織在戰爭中沒落,蓋達組織和其伊拉克分支漸行漸遠,最後都認為大家不再是同路人,便直接分裂出來,甚至為了在世界各地的恐怖份子影響力而發生直接衝突。

ISIS現在的領導人叫巴格達迪(Abu Dua )。據悉巴格達迪出生於默罕默德的古萊什族(Quraysh)。根據傳統教義,巴格達迪有很有資格成為全伊斯蘭教最高統冶者「哈里發」(一個類似皇帝和教宗混合體)。
巴格達迪年輕時候已經是一個伊斯蘭激進份子,在32歲加入阿爾蓋達組織的分支,並於2010年,在多名伊拉克前總統海珊的親信和前情報官的推舉下,成為當時伊拉克伊斯蘭國(ISI)的最高領導人,直到至今。

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 )

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 )

巴格達迪在美國的別名又叫「鬼魅(The Ghost)」,那是因為據說巴格達迪作風神秘,長期戴住面具,不以真面目視人,即使平日工作也是如此,但由一些已公開的照片看來,巴格達迪應該是一名目光嚴肅的魁梧大漢。

雖說伊斯蘭國一直被外界抨撃為不理性、瘋狂血腥、混亂無序,但如果細心看看巴格達迪種種決策,你會發現他是一個既瘋狂又狡猾、既謹慎又自大、善於操控人心,把對宗教狂熱和冷靜計算平衡得剛剛好的可怕人物。

伊拉克原本的政府主要由遜尼派的人構成,但在美國佔領後,新上任的政府由佔人口多數的什葉派管治。但由於什葉派派總理馬利基領導的新政府既腐敗又無能,無能處理國內遜尼派和什葉派的關係,使得一眾遜尼派的前政府人員懷恨在心。

比起同地區的恐怖組織,聰明的巴格達迪很快便察覺到國內的權力真空。他很快便招募了大部份前政府軍官作為組織骨幹,瞬間獲得大量人力、資源和技術,並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邊境立根。

數年後,敘利亞發生名為「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敘利亞人民發動大規模示威,要求總統阿塞德下台,但阿塞德卻用軍警血腥鎮壓回應,最後由和平示威演變成永無休止的內戰。巴格達迪再一次抓住歷史時機,在敘利亞北部趁亂崛起,由地區流氓搖身一變成國家級的恐怖組織,更在2014年6月29日在敘利亞拉卡市正式宣佈建國,成為現在的ISIS。

直到現在,伊斯蘭國的佔領範圍已經超過英國,統治多達600萬名人民,有自己的政府、貨幣、銀行、軍隊、油田。伊斯蘭國對國內採取黑道式管治,恩威並用。

巴格達迪一方面保留原有政府人物,推行重福利主義,包括提供疫苗注射、食物救助。另一方面則採取高壓統治,嚴禁任何異見聲音,並實施不人道的酷刑,例如通姦和同性戀則要被自由落體和石刑,女性在公共場所沒戴面紗也要被潑強酸毀容。

12346422_454888914705086_8498098410519906027_n

在國際層面,伊斯蘭國再次展露其既瘋狂又狡詐的一面。驟眼看,伊斯蘭國在別的國家不斷發動恐怖襲擊,瘋狂地燒毀國內歷史文物和遺址。但暗地裡,它又以比國際價格低賤的價錢販賣石油到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等地區,之後再經由黑市到全球網絡,甚至石油業已經成為伊斯蘭國主要經濟支柱,不少所謂的敵對國家也是其大客戶。除此之外,伊斯蘭國也悄悄留起最貴重的歷史文物,再經由黑市以天價賣給富商賺錢。

由此可見,伊斯蘭國並不像我們印像中只有瘋狂,他們在瘋狂還夾雜住殘忍的計謀。但最讓筆者驚訝的是,就是伊斯蘭國是鮮有運用暗網(Deep Web)得淋漓盡至的政治組織,這亦都會是文章下一節的主題。

究竟伊斯蘭國如何運用暗網來擴張自已的勢力?

更加有趣的是,伊斯蘭國的敵人又會如何反用暗網來虐殺他們?

「Chapter 2: 聖戰份子和暗網」

12304410_454893698037941_2818424709757609755_o

在2015年11月13日,多名手持AK-47、身穿炸彈背心的恐怖分子在法國首都巴黎多處地方發動自殺式恐怖襲擊,當中包括法蘭西體育場對出街道和巴塔克蘭劇院,造成至少130名無辜市民死亡,350多名市民受傷。最讓筆者深刻的是,有一名熱愛死亡金屬女讀者對筆者語氣複雜地說︰「這次巴黎恐怖襲擊死亡最慘重的是音樂廳。你知道嗎?他們當時在觀看美國死亡金屬樂隊的演唱,觀眾們在歌頌死亡,轉眼間,他們真的死了。」

(註:有讀者補充當時的樂隊並不是死亡金屬,但還是保留了這段對話記錄)

在恐怖襲擊發生後,很多人也將目光聚焦在難民問題上,反而忽略了在情報網絡問題。究竟巴黎恐襲是否真的毫無先兆?抑或是政府情報處出錯了?

事實上,在恐襲發生前數個月,已經有多段恐襲預告影片在暗網浮現。

早在今年1月,ISIS便在暗網官網發佈了一段影片,影片內容是三名操法文的ISIS聖戰份子呼籲在法國的同胞發動襲擊,殺死異教徒。當中兩段疑似在北非和西拍攝,但最後一段影片的拍攝地點已確定是巴黎近郊地區。

「我現在對所有法國人說,你們認為伊斯蘭國並不能攻入歐洲,但在上帝的幫助之下,我們將會降臨歐洲。」那名恐怖分子說:「我現在對我的弟兄說,如果你在街上見到警察,殺掉他,殺光他們,殺死所有在街上映入眼簾的異教徒。」

12339423_454887534705224_423848421390028568_o

雖然中間也有不少針對法國的恐襲宣告影片(數目比起其他國家多),但最激烈的一次,亦都是離襲擊前最後一次,在今年7月同樣地被上載到ISIS暗網的宣傳雜誌上。這一次影片內容遠比之前血腥,一名操法國口音的聖戰士揚言伊斯蘭國會令「巴黎街上堆滿屍體」,並即場槍殺了一名敘利亞男戰俘。

但可惜,屢次的宣言始終沒有得到法國官方情報局重視。

其實ISIS並不是第一次利用暗網進行恐怖活動,倒不如說,暗網根本是ISIS的藏身基地。

ISIS由成立至今,一直利用暗網進行各類型的恐怖活動,當中包括籌款、招募和黑市買賣,例如下圖便展示了其中一個ISIS的以比特幣(BITCOIN)支付的籌款網站。之前提及的石油業,ISIS曾經在暗網公開招聘油田管理者︰「年薪22萬7千美元,意者請洽伊斯蘭國。」另外,我們在新聞上看到的斬首和虐殺影片,很多也是首先經由暗網發佈。

為什麼暗網得到那麼多恐怖分子的青睞?主要原因有兩個︰

1.洋蔥網絡技術有很高的匿名性,很難被人追蹤源頭。這裡說的很高匿名性並不是完全沒可能追蹤,只是對比起你普通上網困難得多,另一方面 ,洋蔥網絡又比起其他匿名網絡技術普及、支援多和易上手,情況就好像hollister vs uniqlo 般。

2.比特幣(BITCOIN),暗網最流行使用的貨幣,本身就有別於其他網絡貨幣(例如:Paypal),是一種去中心化貨幣(decentralized currency) 。即是它不受任何中央機構監管,而且同樣有高度匿名性,難以被追蹤,所以很容易便能「洗乾淨」,很適合用作黑市賣買。

ISIS比起世界上很多反政府組織來得聰明,他們很快便用懂得利用暗網來為自己效力。他們用暗網來進行組織內部溝通,例如中東敘利亞和北非利比亞之間的連繫,逃避美國情報組織的監管。

他們亦都懂得利用暗網來招兵買馬,成立各種原教主義的論壇和網媒,企圖在世界各地培養一群「沉睡細胞(sleeper cells)」或「孤狼( lone wolf)」(意指一些潛伏很久,卻沒有明顯特徵的狂熱恐怖份子。他們很少和組織連絡,用作發動突襲性恐怖襲擊)。

在巴黎恐襲後不久,便有網民發現在ISIS的暗網留言版有一篇專門給潛伏在美國的沉睡細胞看的炸彈製作指南,叫「致在美國的孤狼們: 如何在廚房製造一個可以在旅遊熱點或其他目標恐慌的炸彈指南(To the Lone Wolves in America: How to Make a Bomb In Your Kitchen To Create Scenes of Horror in Tourist Spots and Other Targets)」

12308674_454887684705209_1853377466178965414_n

指南內有多種類型炸彈的詳細DIY教程,所有材料幾乎都可以在一般五金鋪和超級市場購得,有的炸彈製作更標明「絕對不會被警犬發現」。更加讓人不安的是,指南下方亦列出「值得一炸的美國城市或州分」,當中首當其衝是紐約、拉斯維加斯、加州和德州。在文章下方,還有不少ISIS狂熱網民說恐怖襲擊「應針對美國猶太人、錫安教和共濟會的建築物」。

(註: 當筆者寫到這段時,碰巧美國加州便有一名持槍的恐怖份子殺死了十多名美國人)

來到這裡,我們現在都很清楚這個以原教旨主義自居的ISIS並不是單純的血腥狂暴,而且是如此狡猾、如此具戰略目光,幾乎是所有文明國家的威脅。那麼,如果有一天有一個聖戰士落入你們的手中,你會如何決定他的下場?

你會願意看著他給人虐待至死嗎?

「Chapter3:聖戰份子的紅色房間」

12313735_454887404705237_2163741062035787076_n

紅色房間(Red Room)泛指隱藏在Deep Web的殺人頻道網站。據悉那些網站會進行真實殺人秀/虐待秀,而參加者可以透過付錢或投票決定受害人如何被虐殺或凌辱,例如挖眼和飲尿。同一時間,參加者彼此之間也可以即時聊天和叫囂,仿佛是羅馬鬥獸場再現。由暗網衍生出來的紅色房間傳說至今已經至少有四個,筆者曾經介紹過兩個,今天還會介紹多一個紅色房間。

你們有沒有想像過一間虐殺聖戰分子的紅色房間?

在今年8月,亦即是短短4個月前,暗網便流出一個聲稱專門虐殺和販賣ISIS聖戰分子的紅色房間網站。就像大多數暗網事件一樣,最初網址是如何流出始終是個謎,通常都是貼在暗網大大小小論壇的留言版上。聞說最初,網站沒有任何設計,純黑色背景,和在序的那篇「開張告示」。

12339568_454894504704527_2035930594261667876_o

網站聲稱自己是伊斯蘭國的敵人,並已經成功活捉了7名伊斯蘭國聖戰份子。他們計劃在國際時間8月29日0時0分舉行一個「虐殺聖戰份子 Live Show」,屆時觀眾更可以即時互動。

大約在網站發佈三天後,他們毅然更新了網站的內容,用一張疑似囚犯的照片作背景並加了一段「新的宣言」,以下是那段宣言的內容︰

我們日以繼夜地工作。

我們身處於戰場中,生命無時無刻都危在旦夕。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堅持在限期前完成我們的工作。

現在,我要和大家宣佈其中兩隻伊斯蘭豬已經被我們處決掉,
雖然處決得不太漂亮,而且我們現在的情況也不樂觀。
雖然事情並不像預期般發展,但那些伊斯蘭豬的情況一定比我們糟糕。

我要遺憾地告訴大家之前承諾的遊戲、性交和虐待並不能如期進行,
但虐殺和聊天室仍然是完全免費提供。

今天,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阻止我們。
總之那些伊斯蘭豬一定要被.虐.殺.至.死!

沒有一隻伊斯蘭豬可以活過今天。

兩隻已經被我們處決,三隻被送到其他地方。
我不能透露那是什麼地方,但我擔保那三隻伊斯蘭豬的下場一定比留在這裡還糟糕。

我們一直以來的商業宗旨只有兩個︰
獵殺/侮辱伊斯蘭國,和資助他們的敵人

紅色房間是一門很艱難的生意
不單止成本高,還要承受外界源源不絕的評擊。
有見及此,我們決定轉一轉原定的經營模式,
改為販賣伊斯蘭國聖戰份子給他們的敵人。

你們沒有聽錯,就是普通的人口販賣但聖戰份子限定版。
我們想給所有聖戰份子一個「充滿光明」的將來!

但最正點的地方是,由於我們已經拿到充足的資助,
所以這裡的虐殺節目仍然是免費!

我們還會不時上載一些免費照片。
我們稱呼為「快樂伊斯蘭豬Ig」,又或者「聖戰士Ig」。
我們會製造一夥聖戰士電影巨星出來 !

我們為那些「上帝的士兵」準備了六星級的住宿環境。
這裡所有狗糧都是免費(而且還是豬肉味,嘻),
所有杯子都載滿清水…再加一些尿液,
這不是我們的錯!他們有權選擇不飲不吃。
這是他們自找! 他們不是偉大的宗教英雄嗎?

最後再一次呼籲大家,如果大家想支持我們,就多多看我們的節目。

我們所做一切仍然比不上他們在這裡對我們做的事情殘忍,至少暫時如此。

伊斯蘭國的敵人上

除此之外,他們還上載了一段21分鍾的奇怪影片(還有兩段檔案損壞的影片)。影片開始時,一名被套上慘白色面罩,疑似是聖戰份子的人蹲在房間角落。之後,一名沒有露面的男人走入鏡頭,連珠炮發似地問那男子一連串問題,例如問他的名字和歲數。那名蒙面的男人好像叫Assad/Nassir(讀音)、大約三十多歲。之後,那名男人強迫蒙頭男子吃了一大團冰鮮生豬肉,以示褻瀆伊斯蘭教。

12307497_454888601371784_3823685135991430828_o

那名男子被逼吃下生豬肉後,另一名男人走進鏡頭,刻意慢慢地在木桌上放置一件又一件酷刑工具,包括大剪刀、鐵鉗、大鎚、板手。然後那男人隨手拿起桌上其中一件鐵具,狠狠一揮,砸在恐怖份子的臉上。

由於畫面模糊不清,看不清楚他拿起的是什麼工具,只知道恐怖份子吃了一重擊後,立即痛得摀住鼻子,鼻子嘖出的鮮血立即染紅了面上的白布。接下來數分鐘,那名男子發出痛苦的嘶吼聲,那是因為鼻骨斷了,大量的鮮血塞住了鼻孔難以呼吸,身體也不自覺地前後抽搐著。

影片來到尾聲時,鏡頭外的男子再強迫那名聖戰分子吃下更多的生豬肉。

(也有人說那人其實是拿起了鐵鉗,撕下了那名聖戰分子的下唇,但因為影片很模糊和斷斷續續,筆者看了數次也不太確定那個版本是對。)

「Chapter 4: 令人尷尬的道德問題」

12341481_454894668037844_3503118031614782688_n

儘管那時候,整個網站仍然是雲迷霧罩、真偽成疑。網站主人的真正身份、他們究竟是如何活捉這些聖戰分子…..仍然沒有人能解答到。但正正是這種撲朔迷離的氣氛,激發了網民內心最深處的好奇心,無論是在表網絡或暗網都掀起軒然大波。

有網民認為整個網頁都是胡扯,因為單純的洋蔥網絡很難做到直播技術,要麼工程浩大,要麼暴露自身位置。也有網民說即使是真也不出奇,因為伊斯蘭國在中東的確殺了不少同胞,相信很多人願意不計代價地報復。

甚至有網民提出陰謀論說這是某些研究機構弄出來的一場社會實驗,就像那個研究好人如何變成壞人的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的史丹福監獄實驗般。但撇除真偽,最激起網民爭吵不休的是︰

究竟我們應否公開虐殺聖戰份子,就像他們對我們那樣做般?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對於這條性命攸關的道德問題,每個人得出的答案也不一樣,但卻全部很類似。有部分的網民(他們通常被罵中二病屁孩)叫嚷著要把那些聖戰士五馬分屍,虐待到最後一滴血。但宏觀來看,佔最大多數的網民留言還是緊守道德,認為幹下這種野蠻殘暴的行為,會令自己變得和ISIS無兩樣。

正如一名外國網民說:「我們雖然不喜歡恐怖分子,但絕對不應該淪落到和他們同一層次。見到那麼多嗜血成性的暴民尖叫著,要對那些恐怖分子(注意:我們還不知道那些人是否真正恐怖分子)凌虐至死,以牙還牙,真的覺得很令人沮喪。」

但諷刺的是,當有人站出來號召群眾,呼籲大家對那個邪惡網站採取實際行動,例如在活動當天發動DDoS(分散式拒絕服務,Denial of Service Attack)或阻止人發放任何虐待的指示,得到的迴響卻驚訝地寥寥可數,甚至不少網民提出強烈反對,認為這會影響到別人運作和「對真相的好奇」,縱使他們在數個留言前還口口聲聲說虐殺恐怖分子是殘暴不仁的行為。

其中一位比較誠實的網民SeloPeylo就道出大部分網民內心真正的想法︰

…我會去觀賞那場殺人秀,但絕對不會投票選擇那些人的死法,因為那樣會令我間接參與了這些殺人的勾當…

所以說,有時人性真的頗可愛。

雖說響應人數很少,但始終有一定數量的網民,而且隨著人們不把消息散播出來,支持ISIS的網民也注意到紅色房間,所以在活動當天,亦即是8月19日,這間屬於ISIS的紅色房間便受到排山倒海的DDoS攻擊。

就在距離活動正式開始前3分鐘,網站突然停止運作。

Page Not Found!

直到現在,網站被當掉的原因仍然成謎。很多人都不太相信這是網民自願發起的DDoS成功的結果。他們寧願相信攻擊網站的真正兇手是FBI,也有人猜測網站的主人被ISIS找到,或者只不過直播技術搞垮了網站罷了。但無論如何,所有說法均未證實,那兩名剩下的聖戰分子下落至今成謎。

大約一個小時後,當大部份網民可以上回網站的時侯,網站的封面已經變成︰「多謝你們的參與,活動已經完結了」,之前那些影片和宣言也被迅速刪去了。數小時後,網站便正式比FBI當掉了,留下一堆未知的謎團。

事件到這裡也告一段落。

「尾聲: 如何面對恐怖份子?」

12310595_454894248037886_5264073116003598378_n

說起來有點諷刺,筆者前後大約用了大半星期寫這篇文章(寫這類文章真的很困難,每一句句子背後也要找資料證實),中間在美國和英國已經發生了兩宗疑似由ISIS孤狼發動的恐怖襲擊。

曾經有政治分析員把流行病學家用的數學模組套用到ISIS發布到互聯網上的洗腦資料上,發現平均每10000人便有2個人會因為這些資訊而成為自殺式襲擊狂徙,是個不容小覷的數字。

雖然自從巴黎恐襲後,匿名者(anonymous)努力地打擊ISIS的招募網絡,例如截獲ISIS 的 Twitter 帳號、公開他們的IP地址和個人資料等,同時有傳言匿名者近來也開始進攻ISIS在暗網的招攬據點,但成效是好是壞還是未知之數。

總的來說,世界未來一段時間應該都充滿住這住孤狼式恐怖襲擊,而ISIS在暗網的根也只會愈來愈紮實。

那麼我們應如何面對?

我們應持有什麼態度應對恐佈分子?

如果是你置身在ISIS紅色房間,你會作出什麼選擇?

有人說那些伊斯蘭國恐佈分子都很可憐,他們都是被那些可惡的西方國家逼瘋了。無可否認 ,過去數十年西方國家在中東自以為是的舉動的確是伊斯蘭國出現的原因。過去他們幻想自己可以透過戰爭和權力操控中東國家,最後卻弄得當地人民生命和自尊也受到踐踏,埋下一顆又一顆仇恨的種子。

然而,雖說促成伊斯蘭國崛起的主要責任落在西方國家上,但當伊斯蘭國把你們國家的名稱也放在恐襲名單上時,那就不再可以置身事外了,我們任何一人,包括你的家人和朋友,也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換句話說,你們在紅色戶間面對的只不過是失敗去殺你們的人。

筆者不是個博愛主義者,相反,筆者一直信奉的是實效主義,同時也認為部落主義(tribalism)是一個再十惡不赦的人也應有的最基本道德。無論對方持有再令人同情的理由,但如果傷害到你和你緊張的人的利益,甚至生命,憤起反抗是一種合情合理的行為,甚至可以說這是生物本能。

但是,我們有沒有必要虐殺他們?

筆者沒有說那個選擇是對是錯,但作為一個實效主義者,筆者對不必要的殺戮感到厭煩,但反正那些聖戰分子都有視死如歸的心態,所以其實那個選擇也影響不大。你可以選擇寬恕他們,可以選擇輕判他們,也可以選擇虐殺他們。

但要緊記一旦選擇了,便決定了你是什麼人。

(筆者註: 筆者前天上了當時ISIS紅色房間的洋蔥網址:http://vlr2s4g732zw6yim.onion/?faq ,發現網站已經變成了一個販賣一種類似超級迷姦藥的網站,未知是否和紅色房間同一網主。
另外,關於紅色房間那段影片,現在LiveLeak也有得看: http://www.liveleak.com/view?i=e8c_14409108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