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本人作品。<白紙>

白

我在紙上畫了很多東西,不過用肉眼看不到任何筆跡。

我畫了我最愛畫的花草樹木湖光山色,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公園內人來人往,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大家在社會上生活的辛酸,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大家抗爭時的血脈沸騰,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利益勾結下官商的貪婪囂張嘴臉,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港人被共匪壓迫的痛苦扭曲表情,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一眾港豬對社會慵懶地隔岸觀火,你們看不到。

我畫了很多東西,但如果我不說,大家根本就覺得它是一張白紙。

然而在害港的眾人眼中,這是的確有畫東西的,就是畫了一張白紙。

他們將會在世界上找到畫了白紙的証據,然後用法律制裁我。

好吧,想來就來。

反正這個政權拿著權力,喜歡用權用到盡,隨意地河蟹維穩、無中生有已不再是奇怪事。

而我知道,在香港沒有一個人能夠置身事外。

因為如果我們不去反抗暴政,我們就會被強逼成為一張白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