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反惡法集會,最終因為梁國雄和群眾發生衝突而腰斬。城邦派的梁金城自拍短片;說香港正在走本土化的路線,長毛大中華情意結自取滅亡。獨派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事件本身誰是誰非,筆者沒興趣評論。再加上事情已演變成「本土與大中華」之爭,「事件本身」已不再重要。

梁議員大中華主義人所共知,然而本土陣營亦不乏跟國共過從甚密之輩。基於《民族建國》,獨立必須廢除外來體制。陳雲、青年新政、方志恒等人卻要外來體制永續。去年八月的一次訪問,梁金城亦曾表態香港不應脫離中國。歸因究底,本土主義不過是一種反中央集權的地區主義。若然不屬一國,那又何來中央?

一個經已亡國的流亡政府決不能托管異族的領土,泛中國黨因此強調不存在的「本土」,以圖將「中華民國」在台澎的「主權」確認。李登輝有感本土主義是一國論而非兩國論,遂以「台灣主體意識」取代「台灣本土意識」。為了延續對台統治,外來政權需要強調「本土」;為了舖路予中共流亡和釐清殖民統治的我者與他者,曾鈺成、梁錦松等中共走卒也要強調「本土」。

香港就是有一班人,明明本身就和稀泥得很,卻天天怪責別人騎劫膠化。本土派可以說長毛千不是,萬不是。然而論統獨立場,則大家都是大中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