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明天(12月9日)開始審議辯論俗稱《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這個星期,時報及其他平台有很多評論文章指出草案的灰色地帶可以被港共政權利用為政治檢控工具,對網民「極危險」,本文不重覆其中論點。

值得再一次討論的,反而是眾多佔領運動和光復行動的「直接行動派」,對港共政府安排在這個星期恢復二讀網絡23條,像是無能為力一般,把光復行動演練出來的一套精神,忘記了大半。《網絡23條》不是從天而降的噩耗,大家知道港共把議案重提立法會,是遲早問題;十多日前消息開始受到注意,網上馬上一片哀號,不少網民高呼「做乜咁大鑊都可以冇人理?」不少團體匆匆發起聯署和講座,才喚起多一些人的關心。

如何防止惡法通過,時報同文已經清楚指出,【網絡23條:泛民投贊成定反對票根本唔係重點】。立法會有半數功能組別議席,保皇黨地區直選成績如何不濟,港共政權也穩操議會過半數的控制權。泛民主派議員多年以來只是單純的投票反對港共政權提出的惡法,安心做民主花瓶;2003年董建華政府在50萬人遊行和自由黨田北俊宣佈倒戈後,決定收回國家安全法、亦即「真正的23條」立法。這是群眾唯一一次和港共「打成平手」的戰役。及至2012年5月,當時人民力量的兩位議員黃毓民和陳偉業發起「拉布戰」,企圖阻止限制辭職議員於半年內再次參選的議案通過。 最後這個「遞補方案」還是通過了,不過「副作用」是港共政府沒有時間,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把梁振英上任前就妄意提出的「五司十四局」政府改組方案,和網絡23條兩個議案進行審議。

拉布是議員行使在議會發言的權利,並利用議會的議事規則必須有過半數議員在席,否則可以要求響鐘十五分鐘等候足夠議員出席會議。這兩種方法的配合,是「拉布」的要訣,以盡量拖後議案表決的時間。人民力量議員「慢必」陳志全昨晚在Facebook發帖分析,雖然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只接受黃毓民對《網絡23條》提出900多條修正案中的42條,但是加上政府和民建聯陳鑑林提出的修正案,共有119條。所以陳志全覺得今回立法會拉布戰仍然有得打。不過,他指出,必須有二十個議員以上積極發言,和點算法定人數時民主派議員配合離場。如何有機會達成這兩個條件?陳志全沒有明言。筆者斷言,唯一的一個方法,就是立法會外聚集足夠的群眾,令泛民主派的議員感受到壓力,口裡可以否認自己配合拉布,但行動上不得不給予幾個忙於拉布的議員一些支援。

這就是香港立法會抗爭的現況。願意站出來直接行動的抗爭一族,大多數仍然期望利用成本較少的拉布戰去抵抗惡法的通過;如今奢談依懶大部份香港人醒覺的「焦土戰」,譬如任由網絡23條通過而迫令網民「揭干起義」,未免不合乎實際的情況。看看彼岸台灣的群眾,去年3月因為「反服貿」而佔領立法院,成為「太陽花學運」的起始點;香港的群眾,去年11月還誠惶誠恐的「保衛立法會大樓」,譴責撞破立法會大樓玻璃的人「破壞運動」。一年匆匆過去,即使經歷過光復行動的「演練」,群眾的「惰性」看來絲毫沒有改變;大部份對現狀不滿的香港人,仍然希望有代理人為己代勞,最好立法會的泛民主派議員會自動自覺拉布,把網絡23條拖誇,那麼自己就不用花時間和精力到立法會了。

今時今日的香港,還有那麼便宜的事嗎?明天是《網絡23條》第一日辯論,立法會外群眾的氣勢十分重要。請不要寄望其他人為自己抗爭,可能的話,親自站出來吧!

【網絡23條:泛民投贊成定反對票根本唔係重點】: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2/03/24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