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沒有想像過一個長期病人的藥物,如果要自己出錢買是一個幾重的負擔?

就以我為一個例子,作為一個長期病人,我病情發作的時候就需要打針,這些針藥由藥廠運到政府醫院提供給我,因為藥物在政府藥物名冊裡面,所以付費時就只需要交10元就可以拿走藥物。但是如果我直接向藥廠購買,就我每一次打針用的份量已經要港幣2000元。聽起來好像很貴是不是,但事情未完,這2000元不是只是每年打一次, 而是差不多每個禮拜打幾次針。

你再想像一下, 如果由你一出世就有這個病,每個禮拜打幾次這種針藥,如果你要用自己錢買藥,究竟你家中的財富能夠撐多久?計算一下,以暫時我打針最少限度的一個禮拜兩次針藥計算,一個月就需要16000元。一年就是19萬2千元。20歲就已經用了384萬 (這未計其他針筒和打針用品的價錢),這個數字可以開始借錢買私樓了。當然,這是一個中產家庭都未必能夠支撐到的財政問題,更加不用說大多數的貧苦家庭。

再給多一點資訊你們,我用的這種藥已經是同系列藥裡面最common的,我有些戰友用的藥是每次價值2、3萬的。

所以,暫時聽起來這一切都很好啊,價值2千甚至3萬元的藥,10元就可以拿走很多個月的藥。這是這個香港一直穩健的財政制度和庫房給予的恩惠,在這方面其實我很感謝政府……港英政府。

在689上台後,他的所作所為基本上就是要香港跟大陸完全接軌,由模糊化香港制度到將所有香港的錢供予給大陸貪官蝗民所用。我曾經在自己的文章《籠罩著外匯儲備和經濟的陰影幻想》裡面講到覺得689會淘空所有香港的儲備,我沒有實質數據支持,但感覺已經在進行當中,甚至是已經隱瞞著儲備嚴重外流的情況。 而在文章出後我在自己的臉書上大致提過自己的藥遲早要自己付錢買,現在看來慢慢變成事實了,原因是今天我有戰友說他半額傷殘津貼的續期被拒絕了。

傷殘人士就在社會上有好多很麻煩的困境,例如媒體時常播廣告提醒有某種長期病人存在,例如地中海貧血患者,廣告提及很多要去驗身看有沒有病症,但政府和廣告甚至社會各界都從來沒有盡點責任去令到傷健真的社會共融。你想像一下如果你找工作時你跟老闆說你每個月都要去輸血,就會很自然地多了很多老闆不會僱用你,這一點跟政府一直提倡的「傷健共融」是背道而馳,這是其中一個大多數有長期病在身的人所經歷的常態。所以更多病人會選擇隱瞞自己的病情,而你不講出來,大家也會當你正常人沒病沒痛,你每個月又要借故請假去輸血,你覺得老闆會怎樣評價你? 最後工作都是做不長,你是第一人選被踢走。而歧視條例不會保障沒有殘疾登記的人士,這更是一個社會潛規則,有怨無路訴。

傷殘津貼,乘車津貼可以令自己日常和在醫院的支出減少一點,雖然津貼數目其實不多,但如果沒有就令到大部分長期病者都很難生活。現在開始有拒絕傷殘登記續期的事件發生,其實不是單單只有少了那千多幾千塊的問題和歧視等等的問題,有更大的隱憂是政府會將你的病症踢出醫療系統的資源網,因為傷殘身份是一個給政府知道要保護的一個指標。簡單點來說被拒絕續期就是將來有一日可能會告知你「你這個病症不多人有,所以你的病不重要。」然後「你既然不是傷殘人士,所以你的藥物好可能不是必須。」就將你需要的藥物踢出藥物名冊,要你自費購買藥物。

689上台後我料這一日會來臨,問題是沒有暴動,沒有23條都已經開始進行中了。我不是用上烏鴉口,但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然,而世事變化不定,就算不是有長期、先天病,大家總有一日會有病,就算你不關心現在那一堆垃圾和養貪污的基建項目,我想大家都不想有病的時候被政府收回醫療資源而自肥和給蝗民使用吧?(啊,你不是不知道很多資源給予蝗民吧?) 垃圾政府,沒錢就必然首先在弱勢社群上開刀,真是劫病濟仆街!

時常話政府花錢不關你事那些人,話689起基建帶領基建非常好那些人,還有我討厭政治那些人啊,看看你們何時到你受罪?很快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