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美國總統奧巴馬美國當地時間昨晚(12月6日)為上個月巴黎恐佈襲擊和上週的加州槍擊案,向全國發表電視演講的中文譯文。不論同意其中觀點與否,筆者向來覺得奧巴馬的講詞十分精彩;用詞簡單直接,是學好美式英文的有效方法,所以特意花了點時間把全文譯了出來,如下。英文原文可參考:http://time.com/4137986/obama-address-transcript-terrorism-isis-isil-oval-office/,亦可上Youtube看奧巴馬的演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C-493oPw4Q。

晚安。星期三,14個美國人在慶祝節日時被殺。他們離他們的家人和愛他們的朋友而去。他們有白人和黑人、拉丁美裔人和亞裔人、移民和在美國出生的人、母親和父親、女兒和兒子。他們每一個人都為其他美國人服務,他們都是美國大家庭的一份子。

今晚,我想跟你們討論這宗慘劇,恐佈主義的更廣泛威脅,和我們如何確保我們的國家安全。聯邦調查局仍然在San Bernardino搜集證據,不過現在我們對事件已有所知。受害者是被他們的一個同事和他的太太殺傷。我們仍沒有證據顯示兇手是受到海外恐佈組織指示而行兇,亦沒有證據這是一場美國本土更大的陰謀。可以清楚知道的是,他們倆人是步入了黑暗激進組織的歧途,接受了一種對回教反常的詮釋,號召對美國和西方社會發動戰爭。他們儲存了大量攻擊性武器、子彈、炸彈。

所以這是恐佈襲擊的行為,計劃殺死無辜的群眾。自從阿爾蓋達在九一一殺死接近三千個美國人,我們國家便與恐佈分子一直作戰。在這個過程,我們鞏固了我們的防守:機場、金融中心、和其他基本的設施。情報和執法機構曾經揭破無數本土和海外的陰謀,日夜無間的工作令我們安全。

我們的軍隊和反恐專家無間斷的追踪海外恐佈組織網絡,搗破幾個不同國家的據點、把本拉登殺死、消滅了阿爾蓋達的領導層。

可是,這幾年以來恐佈組織已經進化到另一個階段。我們防止例如911那種複雜而多層面的襲擊,比前做得更好,恐佈主義發展為較為簡單的攻擊,好像那些在我們社會上太普遍的開槍濫殺行為。這種攻擊就是我們在2009年Fort Hood見到的,在今年較早時份在Chattanooga和現在在San Bernardino發生的事。

伊斯蘭國這樣的組織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的戰亂之中變得越來越強大,而互聯網把國與國的距離拉近,我們見到恐佈分子把越來越多的精力投放在毒害人們的思想,波士頓馬拉松炸彈襲擊者和San Bernardino的殺人犯就是其中的例子。

這七年以來,每個早上我都在情報簡報會上面對這個不斷發展的威脅。我授權美軍準確地消滅恐佈份子,因為我知道他們十分危險。

身為三軍總司令,我對國民的安全責無旁貸。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兩個女兒,我作為她們的父親,我明白我們會與朋友和同事參加好像San Bernardino的節日派對,我明白見到巴黎被殺的年輕人,我們會想起我們的孩子。

我明白經過那麼多的戰爭,很多美國人會問,我們是否面對着沒有即時治癒方法的毒瘤。

好的,我想你們知道:恐佈襲擊的危機確實存在,不過我們不會讓他們得逞。我們會消滅伊斯蘭國和其他任何試圖傷害我們的組織。我們的成功,不在強硬言論、不在放棄我們的基本價值、也不會因恐懼而屈服。這是伊斯蘭國那些組織的目的。相反,我們會堅強敏銳和堅毅不朽,動員全國力量去取得勝利。

方法如下。第一點,只要有需要,我們的軍隊會繼續打擊在任何國家的恐佈襲擊策劃者。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的空襲,消滅伊斯蘭國的領袖、重型武器、油輪、基建。而在巴黎發生恐襲之後,我們最親密的同盟,包括法國、德國和聯合王國,已經加強對我們軍事上的支援,幫助我們更快地消滅伊斯蘭國。

第二點,我們會繼續為數以萬計,與伊斯蘭國打地面戰的伊拉克和敍利亞武裝力量提供訓練和裝備,以便取締伊斯蘭國的據點。

在這兩個國家,我們會派出特種部隊以加快進攻速度。我們已經在巴黎恐襲之後,加緊了這方面的行動,我們會繼續投放更多資源在地面工作之上。

第三點,我們和盟國商討如何停止伊斯蘭國的運作:中斷他們的計劃、切斷他們的財政來源、防止他們招攬更多的戰士。

巴黎襲擊以後,我們和歐洲盟友的情報交換急升。我們和土耳其商議如何保護他們和敍利亞的邊界。我們與穆斯林為大多數的國家,以及在美國本土的穆斯林社區合作,對抗伊斯蘭國在網上宣傳的邪惡意識形態。

第四點,由美國領導,國際社會已經開始建立一個機制和時間表,以達致敍利亞內戰的停火協議和政治解決方案。

這個做法會容許敍利亞人民和所有國家,包括我們的盟友,以及例如俄羅斯等的國家,共同消滅威脅我們所有國家的伊斯蘭國。我們集中力量在這個同一目標之上。

這是我們消滅伊斯蘭國的策略。這個方案,由我們軍方的指揮官和反恐專家,與及參加了以美國為首六十五個國家的聯盟設計。我們會不斷驗証我們的策略,決定有什麼額外的步驟需要完成任務。

因此,我已下令國務院和國士安全部重新審視免簽證程序,San Bernardino的女性恐襲者就是如此進入美國。亦因為如此,我會呼籲高科技界領袖和執法機構高層人員,想辦法如何令恐佈份子更難利用科技逍遙法外。

此時此刻,在這裡我們的家園,我們必須合力面對挑戰。國會可以即時做幾個步驟。首先,國會應該保證任何在禁飛名單上的人不能買到槍械。讓嫌疑恐佈分子買到半自動武器,有任何理據嗎?這是國家安全問題。

我們亦需要令人更難買到強力攻擊性武器,就好像在San Bernardino用到的那種。我知道有一部份人對任何槍械安全措施都十分抗拒。但是,現實是無論我們的情報和執法機構如何有效,將來會成為槍擊案的濫殺犯,無論是被伊斯蘭國煽動,還是由於其他仇恨的意識形態,都沒有可能全部被及早辨認出來。

我們可以做的,而且必須做,就是增加他們殺人的難度。

其次,我們應該加強審查免簽證入境美國的人,以便認真審視他們有否曾經到過戰區。我們會和國會兩黨成員在這方面進行相關工作。

最後,如果國會如我一樣相信我們正在和伊斯蘭國作戰,國會應該投票授權對恐佈份子的持續軍事行動。

我下令我軍對伊斯蘭國目標數以千計的空襲已經一年有多。我想現在國會是時候投票證明美國人是團結,和對這場戰役有所承擔。

我的美國同胞,這就是我們能共同執行的步驟擊退恐佈威脅。

容許我談談有什麼事情我們不應該做。我們不應該再次被捲入一張漫長而代價巨大的伊拉克和敍利亞戰爭。這是伊斯蘭國這類組織的目的。他們知道他們不可能在戰場上擊敗我們。伊斯蘭國戰士是我們在伊拉克戰爭中面對過的叛軍。不過,他們也知道如果我們佔領外國領土,他們就可以在以後幾年維持他們的武裝力量,殺死我們幾千軍兵,消耗我們的資源,和利用我們的佔領招募新兵。

我們現在的策略,空襲和特種部隊,是和當地的武裝力量合作重奪他們國家的控制權。這是我們能得到更長遠勝利的方法。而且這個策略我們不需要派出新一代的美國人到海外作戰,用另一個十年在國外的土壤上犠牲。

我們還有些事情不應該做。我們不應該把這場戰爭定性為美國與回教的戰爭而互相翻臉。這也是伊斯蘭國的目的。

伊斯蘭國並不代表回教。他們是暴徒和殺人犯,崇拜死亡的一派。世界上有十億以上穆斯林,包括數以百萬計愛國的穆斯林美國人,伊斯蘭國只是十億人中的一小撮。

此外,世界上絶大部份恐佈襲擊的受害者是穆斯林。

如果我們要成功打敗恐佈主義,我們必須招募穆斯林社區成員成為我們最有力的盟友,而不是由懷疑和仇恨的態度把他們推開。

這不是否定一種極端意識形態已經在一些穆斯林社區蔓延。這是個實在的問題,穆斯林沒有藉口,必須面對。

在美國和全世界的穆斯林領袖必須繼續和我們合作,果斷和不含糊的抵制那些如伊斯蘭國和基地般的組織宣揚的仇恨理念,不但要對暴力行為出言讉責,更應該把那些和宗教共融、互相尊重、人類尊嚴互相抵觸的回教詮釋指正出來。

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有責任把引致極端主義的誤導觀念根除,美國人,不論信仰,亦有責任屏棄歧視。我們有責任拒絕利用宗教信仰作為入境美國的條件。我們有責任拒絕穆斯林美國人需要受到不同對待的建議。因為如果我們朝那個方向走,我們必敗無疑。那種分化,背叛了我們的價值,會被如伊斯蘭國般的組織玩弄於股掌之中。

穆斯林美國人是我們的朋友和鄰居,我們的同事,我們的體育英雄,還有,對了,他們是我們軍中穿着制度的男和女,願意為我們國家犠牲。我們必須謹記這一點。

我的美國同胞,我有信心我們這個任務將會成功,因為我們站在歷史正義的一方。我們以人類尊嚴這個信念而立國,就是無論你是誰,你從哪裡來,你的長相如何,你的宗教信仰是什麼,你在神的眼中都是一樣,在法律面前也是一樣。即使在這個選舉臨近的季節,我們適如其分的辯論我和下一任總統應該作出什麼步驟,令我們的國家更安全。請永遠不要忘記什麼令我們出眾。請不要忘記自由比恐懼更有力。和我們不斷的面對挑戰,不論是戰爭還是經濟衰退,自然災害還是恐佈襲擊,我們為共同理想走在一起,成為一個國度、一個國族。

只要我們堅守這個傳統,我堅信美國定必能獲得勝利。

謝謝。神保佑你,願神保佑美利堅合眾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