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充滿著很多荒謬的事。

以689為首的政府為例,不合理的事俯拾皆是。

近期中最為人不恥的事,是689政府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不許泛民拉布,卻只准警方拉布。

689今天出席某一活動時,呼籲周三參與審議「網絡廿三條」的議員不要拉布。他表示,創科局的議案被拉布拉了足足三年,令香港損失了整整三個年頭。689認為,雖然創新及科技的工作做慢了三年,但到最後還是獲得通過,所以拉布是於事無補的。

與此同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今天被傳媒追問朱經緯「手臂延伸」一事時表示,警方現時正在向律政司尋求意見,並等候律政司的回覆。當他們等到回覆後,便會「盡快」答覆監警會。

不過,朱經緯一案已經被拖逾一年,警方豈不是也在拉布嗎?

如果689政府默許警方的拉布行為,為何不許泛民拉布?

689呼籲議員不要拉布,其爪牙警方之流卻「明張目膽」地拉布。名不正,則言不順,689這句話有多說服力呢?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政府既不「克己復禮」,也不「嚴以律己」,這樣怎樣叫人聽從閣下的呼籲呢?

由吳雨霏主唱的《雞蛋愛石頭》,當中有一句歌詞說得很好:「拖拖拉拉原來漸已經燒光我耐性」。今天停止拉布,總比明天停止拉布早一天。689被拉布燒光了耐性,香港的市民又何嘗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