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網路廿三條是當務之急,但請恕我仍然要解釋焦土戰。

老駱說:對中共而言議會的價值在於它能夠通過法案,在法律的規定下議會能授予惡法正當性,至於人民信不信任議會對中共而言並不重要,人大代表在會議期間鼾睡的笑話年年流出,中共的統治有進一步失效乎?

的確,人民信不信任議會對中共不重要,但當人民不信任議會,轉向支持一切手段推翻政府,這就是共產黨最關心的。由不信任,到推翻政權,這個轉化,多年來被泛民壓制;例子的話,你就看看雨傘革命時他們的所作所為吧。而如今鼓吹焦土戰正是要推動群聚由不信任政府,到推翻政權(這是籌碼,不是目的)。

當然,焦土戰沒保證一定成功,港豬的確有可能到最後關頭寧願自殺也不面對現實,但各位要想想是否代表票投民主黨,繼續和稀泥,繼續相信「關鍵否決權」能拯救香港?其實所謂「關鍵否決權」對中共而言同樣也不重要,牠百般手段可以赤化香港,也有諸多賣港賊相助,何須急於一時?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共產黨殖民手段,正是從香港人的心態入手,瓦解香港人的激憤,推動香港人只求偏安。

焦土戰要有效,就要結合本土意識的宣揚,這是焦土戰能否成功的關鍵。沒有本土意識的覺醒,香港人就如沒有靈魂的行屍一樣,即使被中共羞辱和欺侮也沒有反應,但當香港人的身份確立時,中國足總炮製一張帶羞辱香港足球隊的海報就成了導火線,引發香港人支持香港足球隊的激情。

彭定康當年引用傑克·倫敦:
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舉投熊熊烈火,光盡而滅;
不伴寂寂朽木,默然同腐。
寧為耀目流星,迸發萬丈光芒;
不羨永恆星體,悠悠沈睡終古。

身為香港人,我寧願賭香港人最後會覺醒,起來抵抗赤化,即使最後可能失敗,也是光盡而滅;我也不願意票投泛民主派,繼續左膠抗爭,默然同腐,讓香港成為「中國香港」默默地死去。

繼續維持現狀,慢慢赤化、沉淪(溫水煮蛙),香港或許可以安全渡過2047年,但你甘心嗎?至少我不甘心。

延伸閱讀《焦土戰的意義》: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1/11/2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