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會於本月3日發佈「學生偷錄的情況」問卷調查結果調查共收到207位中小學校長及教師的回應,其中約三成受訪老師表示過去曾於課堂上被偷錄,於校內公共空間被偷錄者亦佔兩成。更甚的是,逾兩成受訪者表示學生曾將偷錄老師的片段發佈至互聯網,情況令人擔憂。

記得筆者在小學六年級時才擁有第一部手機,拍照功能欠奉,只有電話功能,方便在放學時聯絡家長。中學時期校規甚嚴,一旦被老師發現於堂上使用手機便要記過,同學們每天上課前都小心翼翼檢查手機響鬧裝置有否關妥。高中時智能電話開始普及,即使是傳統電話亦普遍具有拍照片及短片的功能。上課其間傳簡訊者不少,但從未聞同學會偷錄老師。科技進步固然使偷錄更加容易,但並非偷錄老師風氣形成的根本原因。

有評論指學生不再尊師重道。敬師風氣漸失或許是事實,但並不能全歸咎於學生。師生關係乃屬雙向。當我們痛心孩子不懂尊敬老師時,我們亦應了解孩子行為背後的動機及原因。老師們可能亦曾做出某些行為傷害他們的心靈及破壞師生關係,如公開批評甚至忽視成績不如理想的學生。孩子們可能因而藉上載老師某些尷尬情況的短片以表達不滿甚至報復。當孩子們不被老師尊重,我們又怎能期望他們會明白尊重老師的重要呢?

再問,學生們為甚麽會選擇偷錄這種方式呢?有四成半被偷錄的教師表示曾被學生家長偷錄,例如,有家長會在與老師們對話時錄音以作投訴之用。調查亦發現有老師偷錄學生上課情況後轉寄家長以作投訴的證明。上樑不正下樑歪,當學子們見父母及老師等長輩有偷錄的習慣,自然覺得偷錄並無不妥,甚至會模仿他們。一旦有學生開始在學校偷錄引起話題,其他同學也就爭相彷效,形成偷錄的風氣。

那麼,為何老師和家長要偷錄?因為他們相信偷錄的短片有助加強他們的說服力,可作為投訴的證明,保障自己。老師認為家長要看到偷錄學生的短片才會相信他們的說話,家長認為校長要聽到偷錄老師的錄音才會接納投訴。這些想法反映出人與人之間關係的薄弱,缺乏互信。透過錄影錄音以證明或保障自己的情況在社會上亦很普遍。筆者曾在港鐵上見過吵架的場面,激烈程度引起前後幾個車箱的乘客注視。其後,其中一方掏出手機錄影並警告對方不要動粗,否則會把影片交予警方。市民要透過拍攝短片來保障自己,此社會現象令人擔憂。

當然,學生偷錄的原因與成年人不同,他們可能純粹想要戲弄老師。但無論如何,學生偷拍不僅影響上課秩序,更侵犯了被偷拍者的私隱,應被阻止。遏止偷拍歪風應從根本入手。尊重他人乃為人最基本之素質。老師和家長乃孩子們的榜樣,他們更應以身作則,尊重他人(尤其是孩子們),不偷錄,讓孩子從小了解尊重他人的重要性及偷錄的不當性。偷錄情況嚴重的學校亦應反省是否把教學中心放在操練孩子的學業成績而忽略了更重要的德育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