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批評長毛之前,作者必須要重申一點,就是長毛對香港的社會運動始終是功大於過的,他帶來議會文化的改變都是十分重要的,但時移世易,長毛失去定位,似乎對香港社會運動帶來了一點傷害……

作者對長毛的印象就是「梁國雄議員!請你立即離開會議廳!」然後被保安拉走的場面。在很多港人心目中,長毛是議會內激進的代表,然而,事實上,長毛只是一直在議會內上演激進行為的演員。

長毛最令人留下深刻記憶的的激進戲份,當然是在2010年長毛在民主黨大會中,狠批司徒華杯葛五區公投,斥他癌症上腦!

反觀今時今日的長毛,他都不過是步司徒華的後塵。

最近,港共政權又張牙舞爪,再審網絡廿三條的議題,鍵盤戰線與各大團體發起聯署和召開記者會,長毛在昨天實在表現得十分狼狽,野蠻地搶四眼哥哥咪,發表他的廢話:「有人問我會唔會拉布,我問佢會唔會食飯?」可見,長毛對拉布的立場並不堅定,在場巿民極不滿意,而且有不少在場市民受到長毛惡言攻擊,例如叫在場市民收皮、搏斥在場市民「你有什麼資格問我拉唔拉布?」等,他不堅定的立場和囂張的態度,導致他在離場時困難重重,被在場市民一度包圍,問他到底拉不拉布,但長毛只是一直在「西面」加上現場亦太吵鬧和無咪,使他沒有機會發表。

最後,長毛只好像過街老鼠般,羞辱地被黑警護送上的士,場面與土共人士和抗爭者發生衝突時,土共人士往往都被黑警護送離開一樣,極之諷刺!

最重要的是,長毛一直都在扮激進﹐以今次事件為例,長毛在Facebook上說:「我知道拉布未必能夠阻止到依個惡法通過,就正如其他拉布一樣, 因為要改變立法會入面嘅腐敗結構造成嘅保皇效應,係要靠群眾運動,而不是對立法會裡面。」靠群眾運動?的確,近年有很多社會議題也得靠群眾運動才能推倒,但是,請梁國雄議員留意,這次是關於立法會議員投票通過還是不通過廿三條或者拉布,而不是搞什麼群眾運動!群眾在這次網絡廿三條中,除了可能衝擊立法會,群眾都只能扮演施加壓力和表達意見給立法會議員的角色。

作者認為,長毛是覺得「你叫我拉布?不如搞群眾運動啦!」這正如在雨傘革命中,長毛批評一些勇武行動者,「淨係識衝,又無論述!」但當本土派做好論述卻又批評別人「淨係識做論述,又唔衝!」換轉在這次網絡廿三條議題中「你叫我拉布?不如搞群眾運動啦!」筆者深信,當我們推動群眾運動時,長毛又會說不如在議會內拉布抗爭啦!

長毛曾在議會內抬棺材等是當年所謂的激進,到之前佔領期間,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了,就批評這些做法沒用,沒有對準政權,示威遊行更有用等言論。其實長毛都不過是害怕光環和鎂光燈被那些比他更激進的示威者奪去,在這些激進行動中沒有自己的參與,就是沒用,這都不過是葡萄而已。長毛一失去鎂光燈,就努力在任何沒有自己參與的示威行動中突出自己,爭取曝光。現時不少的左膠團體或社運名人都爭相仿效,步入長毛的後麈,例如黃之鋒、學聯‥‥‥等 。只懂得活在鎂光燈下,不懂得面對群眾,也為了搶光環,而離棄了抗爭者。

總而言之,鬥激進是沒有意義的,社會上總會有人比你更激進,不同人都有不同抗爭的定位,做論述都是抗爭的一種,甚至在政府建築物上噴上「香港建國」這些行為都是抗爭的一種。長毛老了,他不可能再走在抗爭最前線和一眾抗爭者衝擊的,他可以做的就是法律支援抗爭者、在議會內抗爭,甚或學習劉慧卿做溫和民主派,都總好過現在成為抗爭者眾矢之的和過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