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不死,是為賊也。2010年,一言而為黨內法的司徒華,在人生最後關頭帶領民主黨出賣民主,杯葛五區公投。梁國雄當時到民主黨大會踩場,大鬧司徒華癌症上腦。

今日,網絡廿三條形勢嚴峻,鍵盤戰線與各大團體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條例的立場。然而,梁國雄以老屎忽姿態喧賓奪主,先霸位企正中間指指點點,後有野蠻搶咪阻止四眼哥哥發言。

阻止其他人做正經事,梁國雄不是第一次。牠上年化身「龍和道守護神」,又嘲諷遊擊式鳩嗚沒用,指一定要遊行才是抗爭。大家記憶猶新,咬牙切齒。牠的賊黨社民連,在別人衝擊的時刻,會大數自己新界東北幾多條罪;在人家打到頭破血流的時候,就拒絕讓出逃生空間。

梁國雄從香港哲古華拉,變成《動物農莊》結尾的墮落肥豬。今日面對群眾質詢是否於網絡廿三條審議間拉布,梁國雄顧左右而言他,反問「咁你會唔會食飯?」,一句表明立場的話都不敢講。市民再三追問,身為民選議員的牠狗急跳牆,質問普通市民「你有咩資格問我拉唔拉布?」。牠做尊貴的議員做得太耐,有名有利有地位,已經看不起投票給牠的普通群眾。

梁國雄很古惑,不過已無用武之地。被群眾包圍期間,牠玩了語言偽術,指「黃毓民叫我幫手拉布,因為佢隻眼黎緊要做手術,而我係答應左。」意圖蒙騙群眾,讓大家以為牠真的有在議會抗爭,可惜被群眾當場識破,反問牠自己有沒有提修正案,牠只說「提交修正案期限已經過左啦。」即是,牠沒有提交任何修正案。牠根本沒打算在審議期間,拉倒這個威脅言論自由的議案!

人總會老,老了就醜陋。面對群眾的質問,梁國雄除了用尊貴的議員階級壓人,就只能謾罵群眾是「成班傻仔」,或者白痴到誣陷群眾「熱血公民係咪黎齊哂?」。堂堂一個梁國雄,老屈人家也甩不到身,要由黑警護送離開。這些年來能被黑警貼身護送的,都是陳淨心、石房有的跳樑小丑。香港哲古華拉梁國雄,已經自我侮辱,貽笑大方。

司徒華和梁國雄,都是在日落黃昏時露出尾巴。一個反民主,一個反革命,兩個都是歷史罪人,沒有誰比誰高尚。前者落了地獄還好,後者就慘不忍睹了,要由牠抗爭的對象出動警隊保護。如此嘔心,無謂獻世,如果我是梁國雄,大概就挖個洞活埋自己了。

(配圖由熱血時報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