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之所以是「河蟹」,是因為「中国製造」的和諧,以筆者所知,「中国的會爆炸」,「中港和諧」固然也不會例外,它會爆炸的。當然,在「死難者」之中,除了無辜的香港人外,還包括刻意製造和諧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港中兩者之間不就是已經爆炸了嗎?

世界盃外圍賽港中大戰前後,在各大專院校的民主牆的港中大戰,明顯反映出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滑稽。當回顧中国歷朝歷代,不難發現當權者追求和諧的舉措,大量知識份子均受朝廷招安,然而朝代換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後,和諧手段還是不斷被利用,不難發現大學裡出現的統戰工作。

中共的邏輯是:不親共就是沒有作用的人。基於此邏輯,不親共的人無法加入国企;不親共的人無法當官,因此中国人為了進入国企,為了當官,紛紛爭先恐後「與中共親嘴親腳」,這在中国大陸一早已經成為一種習俗了。要知道,習俗就是一種讓人覺得理所當然的東西,若然中国生形容「Hong Kong is not China」很「Naive」的話,這純粹是他們的習俗而已。可惜的是,他們像是忘掉了他們的同胞在香港(和大學)裡的所作所為,若然他們還是喜歡對你們說「Naive」的話,不妨提醒他們吧。

一直以來,中共的統戰手段不外乎滲透和分化,大學正是他們的首要目的地。儘管這些高分白痴的「建設者」上了大學,其思維還是一直跟隨着中共,這些所謂建設者樂於將既定的現實作為他們的立場,尤其是指《基本法》,但既定以外的種種盡是處於「腦死狀態」。的確,為了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工程,盲目地「打橫嚟講」是必要的。不過一切的「打橫嚟講」都是沒有意義,因為「二元對立」是無可避免的存在,正所謂物極必反,當中共愈盲目地河蟹,社會便愈「盲目地分裂」,這就是大學裡可以見證的新常態(愈和諧愈矛盾)。這令人發笑的新常態,我們只管笑就可以了。

香港的有如「物質」,中國的有如「反物質」,一旦兩者結合,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