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筆與一張紙記下了無數奇蹟。無論是文學家、漫畫家、建築師、設計師,但凡有關創作的,都要依靠紙筆記下,然後流傳百世。創作吸引之處在於毫無限制,只要你腦裡想到的,你都可以把把它寫下來,這是創作最吸引的地方--真正的自由,永遠沒有界限。

可是當十二月九號的網絡廿三條一旦通過,香港理論上就再沒有創作的空間。我手不能寫我心,靈感再多也好,面對著惡法的種種限制一切也只是廢話。手拿著筆,面對白紙,每寫下一個字,每畫下一筆都要冒著被權貴打壓的風險,這不應該出現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更不應存在於追求自由的香港。為何創意也要分形式?為何只有部份創作能通過政治審查?能評定創作優劣的只有市民,只有社會。諷刺時事高官的圖片影片為何如此受歡迎?不只因為創作者表達得好,更重要是市民對社會的不滿。要解決民怨不應從扼殺創意著手,反而是要對症下藥,處罰政場上無能之輩。

創意無罪,但政府卻要我們一眾創作人承受不必要的風險;我們不是岳飛,背上卻同樣被刺上「莫需有」的罪名。沒有任何事能比這樣更可怕,所以我們實在找不到一個理由去讓網絡廿三條通過。現在這個你熟悉不過的網絡世界在九號之後也許就會變得面目全非,一眾一直在網上無私獻上心血結晶的創作人也許轉眼就成了階下囚。當你驚覺世界一下子變了,到處只有政府洗腦式的傳宣廣告與文章,再沒有人諷刺政府,再沒有文章抗議不公,那時才後悔的話就已經太遲了。

日後當你再下筆時,到底你還能留下什麼?不想這個問題成真的話,讓我們再次站上街頭,為自己,為未來,抗爭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