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學童每天為了贏在「起跑線」,而被逼犧牲玩樂和休息時間,去應付一浪接一浪的家課。家長和教師都將矛頭指向教育局,認為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是罪魁禍首,使學生為應付TSA而要增加了家課。不止小學生,事實上中學生在中三都要面對一次TSA。因此,這次《聚言時報》特意訪問了兩位中學老師,與我們大談TSA對中、小學生的影響,以至TSA是否如家長組織所言般的「罪魁禍首」。

記:聚言時報 偉:劉碩偉老師 君:劉彥君老師

記:TSA對中學生有沒有影響?

偉:我教英文科,中三TSA並沒有明顯影響學校以及加重學生的負擔。因為TSA主要是要調查一些學生數據,分析學生的強項和弱項,分析完之後會用作改善課程,以至同學升上高中之後再作一些補救措施以追上進度。TSA就如一個驗身報告,驗完之後知道身體情況而去改變一些習慣。假若過去的生活習慣而令身體不好,就可以知何處出問題。據我所知其他教中學英文科的同行,TSA對他們影響不大。

記:TSA考試卷被指對小學生而言太艱深,你有何意見?

君:艱深又如何?問題不在於試卷太深,而是在為何要強逼學生交出一份「靚仔」的成績。簡單而言,我知坊間經常討論TSA試卷的難易度,常說「咁深點識呀?!」,但艱深不一定要你全部都懂如何作答。要一個學生把整份試卷都全中是不合邏輯的。就像IQ test,小時候就會有家長帶仔女去做,份試卷根本沒有預你全部識,不論是智商八十還是智商一百二十都做同一份卷,求其抽一條題目就說「哇!操死我個仔咩」根本不合常理,我想全香港沒有人會走去操練IQ test吧!

記:坊間有說法指教育局會因TSA成績不佳而給壓力學校,繼而壓落老師和學生身上,而導致要不斷操練,你們有沒有聽過或親身遇過這種問題呢?

偉:我想我無法代表整個中學界和教育界去答這條問題,就我工作的地方而言,若果各同事是專業的,我相信他們用「專業地」運用TSA數據。何謂專業?即是看到數據之後,知道有何處要改善,又或知道同學下一步需要學習什麼。正如劉彥君老師所言,TSA有些題目會深,有些會淺,這可觀察學生的能力去到什麼水平,若同學已掌握某概念,但其他部份卻出問題,我們就知之後如何教導他們。壓力方面,每年學校都會開會檢討課程,我們不會因為怕檢討結果差而感到壓力,反而若沒有這個檢討,老師又怎會知今年教學表現如何呢?我知TSA有很多爭議,坊間有很多教育局施壓的傳聞,我推測教育局的確會關注學校的TSA成績,但有些關注是合理的,例如一間學校有TSA數據,卻不理會和利用這些數據去幫助學生,這種關注是合理的。反而整個問題並不在考核,而是在操練之上。

君:其實劉碩偉老師剛才的說法對教育局而經相當厚道,因為他假設了教育局是「專業」的。問題在於教育局和老師之間,我見過一些報導指教育局因學校的TSA成績差而「哦」學校。我假設教育局的確有因為TSA成績不好而向學校施壓,但學校即使是要操練但總得操練得專業吧!舉例說仔女去完健康院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之後發現手眼協調不好,你丈夫鬧你教仔女不善使他出現問題,你要去補救,最多就是跟仔女多玩耍從中改善手眼協調,但總不會去「貼題目」,估計健康院會以什麼方法去測試手眼協調吧!就算教育局不專業地向老師施壓,老師作為一個專業人士,你要去改變的理應是課程,而非「貼題目」和胡亂操練。

記:即是說整個操練過度的問題出於老師胡亂操練身上?

君:正是,更可笑的是TSA的成績是無謂的,因為TSA只不過是給學校一個參考知道過去的教學方法對學生有沒有成果而已。考試有分高風險和低風險,高風險的考試會影響你的回報和之後的後果,例如DSE就是高風險的試,因為它會直接影響你能否讀大學,這類考試操練是值得的。但在小學只有兩個試是高風險的,一是小六呈分試,二是中學的分班試,分班試會影響小學之後一年有多少band one學生入讀,根本與TSA沒有關係。家長自保的方法就只好精明點吧,知道自己的仔女在操練什麼,要應考什麼。但社會風氣實在太差,家長只抱「贏在起跑線」的心態根本不能成事。反對考TSA的家長就像以後不帶仔女去健康院檢查一樣,沒有意義。

偉:其實香港的課程結構分了三個學習階段,小一至小三為第一學習階段,小四至小六為第二學習階段,中一至中三為第三學習階段。而TSA在每個學習階段都為學校提供數據,以知道學生能否在該學習階段完成學習目標。定立三個學習階段為學校的教學帶來彈性,可以因應學校校情、理念和老師教學風格而去調節,教育局提供了一個水平標準,要學校在該學習階段令學生達到某個水平,而學校只要達到該水平即可,課程進度全由學校話事。但學校往往很難知道學生是否達到其他香港學生的水平,於是TSA就提供了資料去評估課程有沒有漏洞。假如胡亂取消,很可能會出現老師無法評估自己的教學而教漏課程,影響了學生在小六呈分試的表現。

記:老師和家長該如何改變現狀呢?

君:家長很緊張TSA成績是種風氣,他們普遍有個錯誤觀念就是TSA的題目要全部都識答,但這種觀念的白痴的,你不會要求子女會識答IQ test中的所有問題吧!所以就算是幼稚園入學試題目很深我都一笑置之,因為你根本不會知道學校怎樣用這些數據,該題目佔整個面試的比重等等,家長根本不會知道。

記:教師在整個TSA爭議中有什麼不當的地方?

偉:現在的教育工作者卻視責任不在自己身上,而且討論TSA方面不專業。他們明知課程對學生而言太忙太困難,依然想盡辦法逼學生接受,就像餵學生飲毒藥一樣,明知有毒,卻扮成「飲少少無事」。他們擔心的不是學生的前途,只是自己的「業績」罷了。

君:最可怕的是現在老師都覺得自己的教學方式對學生是折磨,但他們卻依舊照做,就算是教育局逼你「餵毒藥」,你都應該反抗而不是餵給學生吧!他們不過是怕自己飯碗不保而已。老師很「賤格」,教協都很賤格,你作為一間專業教師協會,竟然不指出現在的老師有多不專業。還呼籲家長罷考TSA,明明份試卷根本沒有虐待學生,虐待學生的是操練的過程,學生在小二已經被逼操練,你到小三考試才來罷考有何用?從來沒有「罷操」的行動。教協是肯定知道業界有一大群專業失德的老師,但在教協走得最前的「進師盟」都只不過叫老師按章工作罷了。連老師都不去檢討,何來改變現狀?

記:有沒有聽過學校因TSA成績不佳而殺校呢?

君:沒有,若果TSA真的有那麼大威力影響收生,學校早已向外界宣傳自己TSA如何出眾,家長選擇學校時早就會討論該學校的TSA成績吧!但從來都沒有這種情況發生,因為教育局早就規定TSA不能作為學校宣傳的工具,它只是供學校內部參考的一份評估罷了。

記:那麼整個TSA爭議是誰的責任?

君:是整個教育界集體專業失德,老師為飯碗,校長可能想「做條靚仔數」,無沒有放學生在眼內,學生不是教育考慮的部份,每天都只顧要做什麼才不會被殺校,結果見到有什麼考試就胡亂操練了。所以,就算TSA被取消,事情都不會完結,因為老師的專業失德繼續存在,只會為了飯碗而找另一些借口要操練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