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選舉剛剛結束,這看似跟台灣關係不大?其實不然。

這一次,親共勢力明顯發動前所未有的海量資源,想要輾壓反對者取得大勝。牌面上,其實非常的不看好。但是結果卻頗為出人意料,在那些素人參選的地區,出現了大衛擊倒巨人的戲碼,本土派的新民主同盟派出十六人參選,更贏了十五席,反而在像是不可動搖的區議會選舉中,親共勢力竟然減少了席次。

這樣的結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特別是某些所謂親共力量不可動搖的鐵票倉,泛民主派直接不派人參選,竟然被空降的素人在極度資源劣勢下一擊崩潰,完全跌破了任何預測者眼鏡。

在這次選舉中,年輕的力量非常耀眼。他們以極少的資源,挑戰強大的對手,即使很多人戰敗,卻能夠取得某些觸目勝利,令人無話可說。這種奇蹟是怎樣創造出來的?

因為香港新一代已有了覺悟

無論再怎樣辯解,大家都看到了,現在的香港因為過去的短視,導致了產業狹窄,社會流動停止,惡化的生活環境,甚至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法治和廉潔也可能崩壞。而有份導致了這些問題的世代,有部分人不認為是自己的問題,甚至不認為這些是問題。對於所有惡化的事情,都是作壁上觀。

這其實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不論港台,在卅年前都是專制政治。在專制下,大家早已習慣了,把所有的責任推給政府或別人,就是不會跟自己有關。就算給他們選票,他們也只會看成是一種換取小恩小惠的資源,而不會認為這是在承擔自己對社會的責任。

可是,現在即使艱難,在民主化中成長的世代。想法是不同的,卑微而偉大的選票,它的價值並不在於那種種可以在選舉時換取的小利。所有事情都會有代價,當我們有一些世代,會因為短視近利而出賣自己的選票時,這些代價就會由以後的世代去支付。而這件事已經發生了,所以剩下來的,則是這世代是否要支付他?

過去的錯誤已成

這個世代,將必然付出更多,感受更大的壓力,面對更困難的挑戰,接受更差的待遇,香港年輕人間流行一句話,叫「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香港年輕人普遍已意識到,世界已無法再回復以前那麼安康,能夠那麼簡單的就有美好的生活。

不論是待遇的下跌,產業的萎縮,公義的扭曲,希望的暗淡,都是我們不同世代中,曾經輕視過選票與責任的結果。在經濟良好的時代,我們自稱錢淹腳目,為有錢而自豪自大,這些膚淺浮躁心態的代價,年輕人正要支付。動亂的源頭,正是在於曾經的囂張自大。

可能有些人以為,是否用選票把有問題的人趕走,事情就解決了?然後我們投完票之後,就完成了責任?這不是事實,之前的錯誤造成的傷害,不會因為換了人就消失的。在選舉之後的世界,將會是艱難、百廢待舉的。

台灣,又何嘗不是一樣?如果我們想像選舉勝利就能解決問題,我們就可以突然回到待遇良好的美好生活?那就真的是太天真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以前犯過的錯誤,要修補,那會是五年、十年,甚至更久時間的事情。在這段時間裡,我們都會更辛苦,付出更多,接受低微的待遇,被欺負侮辱,以及做事情低落的成功率。

我知道香港的新世代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這樣的觀念,台灣的民主化,其實比香港更深入,但是我不清楚,台灣的新世代,認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還是認為生於亂世,不是我的責任?覺得自己沒有責任去吃這苦頭,只想怎樣逃避、放棄的人,我認為一點也不會少。

這種人的數量越多,剩下來的人就會越困難,社會的未來就會越黑暗、越墮落。在這樣的世代,每有一個人可以享受快樂安康卻不用對別人負責的生活時,就代表願意負責的人,肩上多了一斤的負擔,他們的成功會變得更困難。反之,當大部分人都有此覺悟,互相團結合作解決問題時,才能夠慢慢地越過黑暗,重見光明。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想這概念,對於台灣的年輕人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大家可能都追求平淡舒服的生活,但是我們已走到了另一個時代,一個注定了只能從墮落和偉大兩者之間選擇的世代,我們要選擇逃避責任,令我們下一代活在更惡劣的環境下,還是成為力挽狂瀾,逆轉乾坤的偉大世代?

這是在於我們每一人的選擇,以及有要吃下多少責任與苦頭的覺悟。

原文刊於20151130的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