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是一個中四的女校學生,自從一年前的雨傘運動,她就開始關心政治,也了解到很多香港的問題,甚麼三跑、新移民、走水貨以至區選,也一一了解清楚。

她發現同學們都是港豬,只是一味讀書。Judy有點不屑,於是開始在她同學身邊說政治,希望她們了解到發生甚麼事。見到同學只是一味點頭,以為她們明白,於是Judy繼續說政治。

直到某一天,有一位同學說:「我覺得你講政治好煩啊!可唔可以唔好再講?」

Judy才突然醒覺,難怪有些同學有意無意遠離她。覺得香港原來那麼多港豬,自己是多麼的愚笨,以為自己可以令她們改變。

有一次Judy聽到她以為是自己的好朋友話自己「係到講政治,真係好煩lo!好似覺得自己好叻咁!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專登講啲我地聽唔明嘅嘢,擺明想認叻啦!佢呀中文又咁差,一定係搞政治而唔讀書啦,抵佢死!」Judy不禁心灰意冷,決定以後不掂政治,死讀書。

於是她unlike, unfollow 同 unfriend 咗同政治有關的人和事,不再看有關政治的書。在學校,同學愛說韓星,她也跟隨着說了起來。同學愛說是非,她也跟隨着說了起來。於是Judy之後在學校人緣很好,成績也很好。被人叫女神前女神後,以前罵她的同學對Judy堆滿了笑容。

Judy之後入了UST,覺得政治很煩很討厭,我現在生活得多好,於是她開始討厭那些反對政府的人,覺得他們防阻香港經濟發展。

First hon 畢業後,識到一個英國男朋友,順利的結了婚,之後Judy嫁到去英國,遠離香港。

至此之後,Judy除了在出生地一欄填上 xianggang 後,跟香港沒有任何關係。Well…Judy說着一口上等的英文,大聲叫自己是British。也改了個英文名字,叫Mary Dock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