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今天於頭條日報的文章< <被擺上枱的兩種命運>>實屬怪獸級別,筆者將逐點駁斥!
(屈穎妍全文:http://news.hkheadline.com.hk/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353501&section_name=wtt&kw=-1)

1.民建聯身份爭議
屈:「唸小四聲稱不怕考TSA的女孩事後被咒罵,父親是民建聯成員已是這兩父女的原罪。」民建聯身份非原罪,而是該名父親盲撐政府,說女兒學校沒有家長反對TSA,後來校方立即發出早前問卷指出該校超過一半家長反對TSA,而父親最終亦為其言論公開道歉。

2.擺孩子上枱爭議
屈:「背後大人都是把孩子擺上枱,一方被視為卑鄙無恥,另一方卻頭頂光環,一樣的行為,不一樣的下場。」把講稿準備好,教一個小四女孩當眾說出自己不相信的說話,當然是卑鄙無恥;另一方面,家長在星期日帶孩子到立法會公聽會,犧牲玩樂時間,向公眾說出真相,促進政府改革教育制度,這種高質素的公民教育當然使家長頭頂戴上光環。

3.記者行為
屈:「記者一窩蜂跑去油麻地天主教小學去找小女孩撒謊的證據,卻沒有人走去問問小男孩就讀的學校。」記者的職責當然是篩選材料,調查疑似撒謊的言論,向公眾揭開真相。

屈小姐你曾任職多所傳媒機構,這樣簡單的道理還不明白?

文中有更多駁斥之處,筆者不再駁斥。屈穎妍請不要再為TSA講說話,文妓只有一種命運,就是被社會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