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盤佬:「女人唔使排隊呀?你係女人關我叉事呀?而家我害到你變女人㗎?」、「你覺得做女人有優惠嘅,你唔攞個X出嚟當係八達通咁嘟?!」

大快人心。

時移勢易,我們從前說重男輕女,今天談權利講平等,大勢所趨,理所當然。只是太討厭這世界就是有種女人,高呼同工同酬同平權平利的同時,又喜愛借著女人的身份諉過於男。我不反對男人對女士作出禮讓行為,所謂gentleman,be gentle to ladies即成,但勞煩女士不要永遠覺得奉旨。你說男女要平等,卻要男人永遠讓著你,這是甚麼平等?以前的人歧視女性是以前的人的事,你也絕無道理認為我要為古人的錯負責,正如一大堆中國人對著日本人大聲指罵,日本年輕人們可真無辜,我一生下來,爺爺老早就侵了華,關我屁事?

說穿了,許多說平等的人,都不是真正渴望平等,而是希望自己的平等比其他人更平等。利益傾斜於己方的時候,就不會為人家謀些甚麼了,因為給厚待就是一生志願,願望圓了,也就夠了。

無謂過份偽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