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末年,被東林黨讚譽為聰敏而勤政好學的明熹宗朱由校登基,年號為天啟,所以又稱為「天啟帝」。根據滿清所編寫的《明史》外,根據史料所知,天啟這個人除了對木匠很有天份,勤於政事,有軍事天份,決斷果敢,還重視親情。在天啟帝登基之時,明朝已處於內憂外患之秋,有人認為是萬歷造成明亡,也有人歸咎於是天啟帝重用魏忠賢,然而造成明朝當日的境地,其實是由朱元璋一手促成,曾經有兩個人提倡改革,力挽明朝的弊端,一個是劉瑾,一個是張居正,只是二人都未竟全功,還落得死後身敗名裂的下場。

天啟帝登位後,對於國內情況已經心知肚明,只是要讓國家混下去,還是要些人幫忙才行,只是朝臣早就的怨已久,凡事私怨行先,他只能夠從這群小圈子中挑選出來。最初他所依靠是有「明朝君子之稱」的東林黨人,畢竟他們擁立自己有功,而且又勾結了當時宮內最有權勢的宦官,可以控制朝中內外,然而東林黨執政日子一久,天啟帝才發覺這群君子只真真正正的君子劍岳不群,是咖哩味的屎,頭頂頂著光環卻壞事做盡,自己當初還含撚投票給他們。

當時明朝每年赤字大約是二百萬白銀,天啟帝當務之急是處理赤字,東林黨首輔葉向高曾上書天啟,說他勤政事事關心本是好事,但他應該專心讀書(其實就是跟天啟說,政治既野你識條鐵咩,委託俾我地做就係啦)。東林黨執政數年間,他們解決透支的方法是先將皇帝的私房錢透支清光,萬歷在位時曾經徵商稅礦稅回來達數百萬白銀,由於當時朝臣拒絕為他入帳,所以他將錢存入自己的內庫,為國家緊急時使用。然而東林黨兩年就將內庫所有錢用清光,當天啟詢問東林黨錢已花光該如何解決財赤問題,東林黨提出兩項經濟政策,第一是仿傚漢武帝用毛皮印貨幣,第二是增加農民稅收。

漢武帝年間,他曾為了掠奪一切民間財富,創立了所謂白鹿皮幣和白金三品,反正就是我創造了一樣貨幣,我說他值多少就值多少,而民間必須要用相同等值的錢或貨物來交換這些貨幣。白金三品的推出,令民間爭相盜鑄,也令市場通貨膨脹,致富人變窮人,本來的窮人就變得一無所有,最終民變不斷。東林黨這班"知識份子",居然想推出這種昏招,自然被其他派系反對,他們反對並非出於私怨,而是以事論事,當然後來進滿清密室投降的東林黨人在編輯《明史》時,會將這些反對他們的事跡都定位為閹黨迫害。

既然印大面額貨幣不行,那麼便增加農民賦稅。這次的政策卻令更多人對東林黨人反感,包括皇帝天啟。天啟年間歲入約六百萬白銀,當中接近五百萬白銀是來自農民的繳納,誰也知道農民的田稅已經是極限無法再增加,事實證明後來崇禎再加田稅雜項,導致這些人都跑去李自成那邊。然而東林黨與今天的自由黨或離曬地中產沒差別,他們主張一切商業稅都要減或廢除(因為東林黨是官商勾結),窮人就該賤該死,死也死遠點,別拖累富人。《徐念陽公集》卷七「恤窮民而易於累富民…,必不使富者因貧民而傾家…」

你們弄權我可以忍,你們貪污我可以忍,你們接受了利益卻不辦事我便不能忍!這是天啟帝任用魏忠賢糾合東林黨以外派系執政的原因,雖然閹黨是屎味的咖哩,臭名遠播但最少還是食物,魏忠賢上台後,從商業稅上增加了每年過三百萬白銀收入,卻無需增加農民稅收,經濟上可以源源不絕支持孫承宗在遼東的軍事戰略,當然魏忠賢的確不是甚麼好人,也是壞事做盡,然而兩害取其輕,需要含撚投票時,
還是選擇在關鍵時刻絕對不會賣自己的魏忠賢較可靠(天啟帝的角度)。

天啟帝死前,曾經囑咐崇禎帝,魏忠賢這個人可堪重用。崇禎帝不聽誅殺魏忠賢,重新起用東林黨人。崇禎帝末年,李自成進攻北京,崇禎帝說「……然皆諸臣之誤朕也……」又念及魏忠賢昔日的功勞政績,命人收葬魏忠賢的遺骸於香山碧雲寺,似乎天啟帝比崇禎更懂用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