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星期日(11月29日)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召開第二次特別會員大會,由校友關注組提出五項議案,表決副校長任命及校委會主席等近月令公眾關注的議題,4400多票中,只有幾十票和關注組「唱反調」。有份親自到場或給予授權投票的港大舊生,立場一致,質疑校委會無理拒絕陳文敏的副校長任命,認同披露校委會會議內容符合公眾利益,及反對李國章接替梁智鴻出任下一任校委會主席。

97%港大舊生向李國章說不,很厲害吧?不過,不用文滙大公兩份黨報揶揄,這種一面倒的投票結果,分明是對相關議案不支持或者不關心的港大舊生,沒有興趣「同你癲」,不出席投票令投票的認受性減低。其實,早在9月初,港大校委會對陳文敏的任命一拖再拖之際,港大畢業生議會便發起過第一次投票。投票議題要求港大校委會盡快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否則應向公眾交代理由。那一次投票總數超過9000票,結果當然也是一面倒贊成校友關注組設定的議題。為了捍衛香港大學,有幾千個舊生出席投票,關注組召集人兼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對傳媒說很「感動」。

感動過後,結果如何?港大校委會9月底的會議,一如所料,否決陳文敏的任命,但卻沒有向公眾說明否決的理由;而在網上流傳的會議內容錄音,只顯得校委會否決的理由十分荒誕。幾千個港大舊生,穿着光鮮的跑去投下「神聖一票」;港共政權操控的港大校委會,卻「睬你都有味」。你有你繼續投票自娛,我有我繼續按照港共的劇本行事。否決陳文敏任命後,港共在十月初安插兩大親信嘍囉何君堯和陳曼琪成為嶺南大學校董;幾天後,立法會亦投票選出「人見人愛」的鍾樹根續任香港大學校董一職。

面對港共政權的粗暴干預,這群「港大精英」,除了發起「民間公投」和搞搞「默站抗議」,對不起,數漏了從來沒有發生的「佔領中環」,他們便不「懂得」發起更有「殺傷力」的抗爭。所謂殺傷力,並不是要各位精英紳士衝入校委會議,生擒李國章;校園最和平但是最有殺傷力的抗爭手段,誰都知道是發起學生和教師罷課吧?校委會沒有尊重第一次9000位舊生的投票決定,葉建源不但沒有「行動升級」,反而是繼續搞他的第二次投票,為什麼?就是「唔好激嬲共產黨」吧。如果校委會仍然「闊佬懶理」呢?葉建源說,「後續行動要視乎實際情況再決定」。這種自稱「沒有約束力」的投票,沒有後續行動,「投完人哋唔理你你又再投」,第一次,9000多票,第二次,居然還有4400多票;投第二次票的港大舊生,是不是認為港共政權和689梁振英會自動自覺知所進退,不會欺人太甚呢?可能他們真的相信,只要表多幾次態,「講到明會嬲架」,共產黨便不會「霸王硬上弓」,放棄褻玩港大師生的童貞?

港大畢業生主導了香港政經命脈幾十年,風調雨順的日子享受得太久;1997年後的好一段日子,仍然自得其樂,覺得香港真的會「五十年不變」。到了這兩三年港共加快殖民步伐,全面赤化香港,才驚覺「要做啲嘢」,希望守住香港價值的底線。不過,好像董建華年代的「第二把交椅」陳方安生,出席民間發起的投票活動已經是抗爭的極限了,連參加爭取普選的遊行,她也忙着趕去恤髮,十分鐘後便離開。要這些人對抗香港赤化?他們會介紹你「2020 普選方案」。

各位就讀香港大學的年輕同學,請謹記:如果這班「精英前輩」有能力抵抗香港赤化,今時今日的香港,根本就不需要你們站到前線,吃胡椒噴霧、被警棍扑穿頭、甚至遭黑警拘捕。誰準備下一步行動,對抗李國章霸佔校委會主席一職,為港共政權在香港大學張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