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一向係可以左右美帝嘅軍事強國,佢嘅強大除咗有中國大量資金支持,俄國本身亦都有出色的軍隊同情報網,同時有大量德國科學家效勞,所以如果唔係美帝牽頭,冇人敢惹俄國,除咗火雞(唔知係唔係諧音同雞字相近都係身痕)。

今次普京食隻炸火雞過感恩節,其實係土耳其自己攞嚟賤。有人批評俄軍涉嫌非法用白磷彈轟炸IS據點危及百姓,我心諗,全世界緊有一班和理非非同大愛左膠出現,阻住地球轉。相比於恐怖組織,呢班大愛撚仲恐怖,有難民可以喺德國買屋住?有難民因為睪丸脹痛所以喺芬蘭強姦本土女性?又要超乎人道安置,又要照顧你下體嘅感受,屌你,你班大愛左膠企出嚟執番次番梘先啦。

戰爭,受害既永遠係平民,咩俄國簽左Convention on Certain Conventional Weapons(CCW),講到明唔可以亂用Willie Pete,cut off your bullshit。大家都知道,國際上所謂嘅協議,喺戰爭面前,如同廢紙,你估好似春秋五霸個宋襄公咁等楚軍過哂河,休息完佈埋陣先開拖咁天真咩,公平唔係同敵人講嘅。唔係點解當年賣港嘅戴卓爾夫人,同大陸簽中英聯合聲明咁傻豬豬,人地話五十年不變佢都信。呢班和理非非一撚樣,相信咩特定常規武器公約,戰爭面前,只有強大,殘忍同冷血先至係最後勝利。

俄國以攻打ISIS為名,乘機炸土耳其唔可能完全冇私心,但係戰爭就係需要一個藉口,唔係咩叫七七蘆溝橋事變,日本借唔見咗個兵仔就開戰?和理非非話平民無罪,當然,但係戰爭裡面有幾多死人係有罪嘅?你唔好同我講某宗教話“人皆有罪”,戰爭係信粒子彈,唔係個個信同一個神就可以解決。戰爭係無差別屠殺,殺起有時都唔分敵我。戰爭嘅時候,有邊個仲會理你係難民定士兵?係咪要逐個查完先殺得?與其“查死你們”,見一個殺一個就係戰爭嘅基本玩法,邊個最強,邊個就係贏家。

打起仗上嚟,如果仲要講人權,呢度唔炸得,呢種武器唔用得,咁你永遠對付唔到敵人,唔好講咩恐怖主義。敵人唔會因為你仁慈而放過你,你估你係耶穌,人地打你左邊面你要俾埋右邊面人地打埋,人地踩到你頭上你仲要愛你嘅敵人?對付人渣,就要用人渣既方法,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就係點解香港人話搞革命最後會失敗既原因。你對付一個唔會同你講人權既恐怖組織。你仲要講法律講人權,打完飛機打埋卡就俾D掌聲自己……係咪膠咗呢。

日本侵華,南京殺幾十萬人有冇同國共講人權,希特拉玩滅族,玩埋舒特拉嗰陣有冇同猶太人講人權?區區一個軍事法庭,你認為希特拉會驚咩?喺一班冇人性既魔頭面前講人權,講法律同你喺隻山羊面前講蒸魚,蒸龍蝦一樣,睬你都有味。戰後就你判佢死刑,死者家屬就會得到安慰咩?你就算電死佢地,親人都死咗,仲有咩意義呢?

軍人視死如歸,就算戰後秋後算帳,一條命換幾千幾萬條命,喺武士道精神面前一早值回票價。如果各國都怕CCW,甘於受約束的話,又點解有國家會偷偷地製造核武同生化武器呢?你估真係研究咩,到時如果真係有第三次世界大戰,大家咪一樣攞晒啲核武出黎打,大家做個“大家賴”,對平民嚟講,一粒子彈同一粒核彈其實冇分別。他朝君體也相同,就算戰後送佢地上軍事法庭,俾個死刑佢地,又如何呢?學楊千嬅首小城大事話齋,你們記得到天上團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