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集團#2888,於十一月十七日為供股除淨日,上一日股價逆市上升$2.35,除淨前收市價為$75.95,修正後收市價為$71.428。沒有概念的人會以為只是「平咗囉。」但背後的意義就是,今日起買入的人沒有供股的權利,你要考量市場上將會有一群人能夠以$55.6這個價錢買入跟你手上相同性質的股票,「同我現價即掃。」這句豪氣乾雲的對白是否合用,就由閣下評估。因為同日收市價為$70.15,下跌$1.278。

供股權代號#2921,11月25日上市,最後交易日為12月7日。上市日正股前收市價為$66.50,供股權「理論上」的價值,大約就是$10.95,但隨著正股的波動,加上供股本身的「時間值」因素,先用市價買入供股權再支付供股價去持有正股較有利,還是直接在市場買入正股更彈性,就交由身經百戰的股民定斷好了。

供股行動的戲肉,從來都在俗稱「威士(Rights)」的供股股權買賣期間開始。就如足球比賽一樣,每間公司都有自己的「部署」,有的會由除淨日開支持著正股股價,讓它跟「供股價」保持一定「水位」,吸引持股人參與供股,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吸引持股人士參與供股,達致從股東手上「集資」這個目的。

有些公司則會任由股價下跌,讓威士價值近乎零,甚至正股價跌穿供股價,令部分股東失去供股意欲,在「人供你唔供」的情況下,實際上股權就俾願意供股的人攤薄了。

更過份的一種,就是在供股權上市期間有故意把供股權推高,令它在一兩天內成為市場的焦點,吸引一眾散戶「炒返轉」,之後就把預先獲分派的供股權一口氣在高位沽出,把市價「質低」後,就只剩下一班「伏已中」的散戶在哭股喪。

過去每次不同公司出現供股活動,總會有一群「羊生羊太」在供股權交易限期後拿著滿手過期威士哭著說,「我以為買咗隻威士就會轉做正股,我邊有咁多錢去供呀!」不論這些羊生羊太當初基於什麼心態去買入這些沒有能力支付供股價的威士。就結果而言,正正反證了阿寶金句「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已經等同「宇宙定律」。

作者並未持有以上一切股票及其相關金融衍生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