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TSA會議裡面,有小學生上陣發言;然後黃之鋒於臉書說了句:「小朋友破了我當年十四歲於立法會發言的紀錄」,好像讓人很震驚似的,為什麼小學三年級(這才是小三,小三唔係二奶咁解,OK?)要自己出來表述意見,同時也讓人產生一種錯覺:「黃之鋒小時已經很優秀,能夠於立法會發言」,是否小時了了尚未可知,但我想說的是,假如天賦人權,每人生而有自由,為什麼驚訝於孩子自我表述?
 
於幼稚園或小學入學試,都需要面試,都需要回答問題,都需要介紹自己,這年頭太多「興趣班」,連入學試都需要培訓,結果出來都是倒模答案,是誰將社會變成一座監獄,變成一座工廠?
 
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有血有肉,有自己的腦袋,能獨立思考,有自己的主張,絕不是能任意替換的齒輪,勞工也不是一式一樣的零件。既然如此,何以訝異?
 
設身處地,操練TSA也好,要考這個試也好,最切身的一定是小孩子本身,繼而才到學校、老師。小孩子為自己爭取權益有什麼奇怪?見到雪糕,他們想食,也會旁敲側擊的道:「雪糕睇落好好味喎……」
 
因為香港人日趨懶惰,什麼都找代理人,政治要找代理人,教育孩子也要找代理人,什麼都找代理人,代理人真的心繫於閣下利益嗎?不見得啊,如政棍最關心的是黨利益,就算他打著民主的旗號,那也只不過是幌子,騙你騙到底的。
 
於是,小孩敢道出心裡面那句,大家就覺得稀奇──也許,大家從來都不敢道出心底裡面一句,面對麻煩客戶,得收回那句屌你老母;面對無能上司,也得收回那句屌你老豆;面對衰鬼老闆,也要收回那句屌你祖宗十八代。因為話一出,覆水難收,飯碗不保,供樓的會斷供,養妻活兒的會餓死老婆瘟臭屋……
 
孩子說,好多功課做,冇時間玩。孩子說,我最鍾意打籃球,但已經冇時間玩,因為要溫習。其實,跟成人是不是很相似?
 
「有好多工作要做,我冇時間拍拖;我冇時間娛樂;冇時間同朋友敘舊。我夢想係做足球員,但已經冇時間,因為要搵食;我夢想係乜係乜,但都冇時間做,因為要OT」,什麼時候,我們逆來順受得如此不合理而從不自知?
 
你,還是個人嗎?還是,你已經變成了行屍走肉?這裡也許不再是香城,而是一座死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