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明天(11月30日)開會,投票決定是否讓人民幣成為SDR內一籃子主要貨幣的其中一種貨幣。這種機會,五年一度,中文媒體一早已經打鑼打鼓,為人民幣快將成為國際貨幣的五強之一吹捧做勢,大有人民幣一「入籃」,全世界的中央銀行都馬上會對人民幣另眼相看,而國際金融市場亦會對人民幣需求急速飊升。公眾的印象,「入籃」就是中國在國際經貿戰的一場重大勝利。英美的經濟金融評論員,對中國國情不甚了了,被問及中國自己的看法,通常都是聳聳肩,打個哈哈。

什麼是SDR?SDR是英文Special Drawing Right的簡稱,中文直接翻譯成「特別提款權」。提什麼款呢?簡單來說,SDR是IMF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權利」,每個會員國獲分配若干SDR,而SDR的價值浮動,和一籃子貨幣掛鈎;到有需要的時候,會員國可以利用自己擁有的SDR,向IMF指定會員國家換取相等價值的國際貨幣。哪些國際貨幣?到今天為此,就是和SDR掛鈎,美元、英鎊、歐羅和日圓這四種貨幣。中國大張旗鼓,為的就是要加入這個「國際貨幣俱樂部」。

人民幣成為SDR主要貨幣與否,與世界各國中央銀行是否增持人民幣作為本國的儲備貨幣,根本毫無關係。歐羅在1999年一月發行,同年成為SDR主要貨幣,但是還要等三數年時間,各國的中央銀行「睇定覺得無問題」,才開始增持歐羅作為儲備貨幣。瑞士法郎、加元和澳元都不是SDR主要貨幣,但是世界各國儲備貨幣的比重亦分別有1-2%。所以,由IMF「認證」成為SDR五大貨幣之一,不會令中央銀行和國際投資機構對人民幣另眼相看,因此對人民幣的實質需求根本沒有影響。

那麼共產黨為什麼對人民幣成為SDR的主要貨幣趨之若鶩呢?中國經濟現在面對的困局,【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七月初中國大股災與八月中人民幣火速貶值百分之三,共產黨的「暴力救市」和「人民幣滙價不容國外別有用心人仕說三道四」的處理手法,暴露了共產黨的底牌。共產黨空口說了很多年,什麼開放中國金融市場、增加透明度、公開資本帳等等,一到危急關頭就統統都不管,股票外幣市場全部變成抵抗外國侵略的戰場,那個投資者不與中共中央同一個鼻孔出氣,就可以上綱上線成為「反中央」的死罪。外資到中國投資,無非是為了「錢」一個字;眼見共產黨對經濟增長「保七」進退失據,金融市場秩序亂七八糟,中國經濟前景越來越不明朗;加上美國加息如箭在弦,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的外資,「走為上着」,這幾個月來已經出現撤資潮,大量外資出逃中國。精明生意人如李嘉誠,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二話不說的把自己商業王國業務的重心,從中國移到西歐去了。

不過,共產黨勝在仍然腰纏萬貫,有三萬六千億美元的外滙儲備,外資離場前拋多少人民幣,中國中央銀行便利用外滙儲備硬接多少。共產黨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人民幣遭受恐慌性拋售而急速貶值,面對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國民黨發行的金圓券銀圓券的同一厄運。與此同時,人民銀行宣佈「減息降準」的次數,好像比習近平今年出訪國外的次數還要多;中共向第三世界國家硬銷「一帶一路」,中央銀行一而再再而三降低銀行儲備金,加上今年全力爭取人民幣成為SDR的主要貨幣,目的就是為人民幣「揼水」,增加人民幣的流動性。人民幣是中國經濟體的血液,血液流得太慢,身體便會出毛病;中共出盡渾身解數,希望人民幣的流通速度,可以達到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的指標。

中國的宣傳機器,已經準備就緒,把人民幣獲批成為SDR主要貨幣說成共產黨得到國際認可的一場勝仗;不獲批准的話,就會反過來說國際社會圍堵中國之心不死之類的說話。人民幣一旦「 戰勝歸來」,十三億中國人馬上信心大增,歡呼「習大大」為中國「偉大的民族復興」立下汗馬功勞。中國共產黨現在最需要做的事,便是對中國經濟不利消息一浪接一浪的大環境下,穩定中國人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保證「共產黨萬能論」這個神話不會被戳破。

難得共產黨的財金官員找到SDR這一條門路。主要以美國為首,再加英德法日四個國家操控的IMF,有一種東西叫主要貨幣的特別提款權,中共覺得不妨放膽敲敲門,問問價,中國加入這個名義上的國際主要貨幣俱樂部,會費多少?中共深明談判技倆,不會天真如香港佔領義士「坐喺度等好消息」;在八月「牛刀小試」,把人民幣貶值百分之三,向國際社會示範「你連我只係要個名份都唔俾」的後果,亦即一拍兩散。

西方社會對中國經濟現況應該心知肚明,叫中國多等五年,便要下定決心和中國打「人民幣焦土戰」;否則,國際社會對中國加入國際金融體系的「大家庭」開了第一扇門,他日人民幣坐大後便不要埋怨中國不守承諾;西方各國自己只見眼前一堆堆印有毛澤東頭像的一百元人民幣,把中國15年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是從來沒有履行當初加入時答應過的條件,這個教訓,是誰忘記得一乾二淨?看看明年的投票結果就有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