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取消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議案在民建聯、工聯會為港共護航下遭否決,這反映什麼呢?反映民建聯、工聯會與吳克儉朋比為奸,合力剝奪我們下一代愉快的童年!

吳克儉說:「TSA 不會用作評估學校表現,近年亦未出現過以 TSA 作殺校指標。」可是,學校、家長不是這樣看啊!對學校來說,TSA 數據是招納小一新生的賣點。殺校會否出現,全賴學生在 TSA 中的表現,至於家長,坦白說,誰不想自己子女的學業成績更上一層樓?他們看重 TSA 是必然的。既然學校有需要,家長有要求,密集得過份的操練、Pre – test 就不可能不出現。吳局長的話看似沒有問題,實際上已然脫離學校、家長當下的心態,難怪有議員批評「吳克儉係咪住地球?」

密集得過份的操練、Pre – test,對具備正常學習能力的小童而言,尚能勉強應付。不過,請各位不要忘記,香港現在是推行「融合教育」的。有不少具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有限智能的學生,根本無法完成相關操練、Pre – test。學校教師看見這種狀況,二話不說破口大罵,學生大哭、以違規行為宣洩,教師甚至對學生心生厭惡,學生的無力感、挫敗感全然被忽視。家長也好不了多少,強迫子女用遊玩、休息的時間完成所有家課、溫習,還要為他們報讀補習社。可愛、單純的面孔兩面受敵,日復日,年復年,怎會不產生自殺的念頭?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 31 條:「簽約國承認兒童擁有休閒及餘暇之權利;有從事適合其年齡之遊戲和娛樂活動之權利,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與藝術之權利」。今天香港的學童「擁有休閒及餘暇之權利」嗎?有「從事適合其年齡之遊戲和娛樂活動之權利」嗎?沒有,只有做練習、前後測,最後應付 TSA。他們成為學校宣傳的工具,家長滿足虛榮心的工具,卻不被當作人來看待。這是香港的悲歌!

筆者於小學就讀的時候,正值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位期間。當年的我,讀的是官立小學,功課量不多,偶爾還可在課堂上偷做功課,教師亦不太介意。Pre – test 在那個年代並不流行,補充練習是我希望考試成績更進一步而求父母買的,選擇權操在我手。每逢放學回家,日本的卡通、特攝是例牌娛樂。暑假的最後一日必定要看「兒歌金曲頒獎典禮」。「學能測驗」可算是小學生最大的惡夢,但也只不過纏擾兩年 (小五、小六) 的時間。

今時今日,小學生還可以看日本的卡通、特攝嗎?「兒歌金曲頒獎典禮」不是已經變成選美盛事嗎?原來 97 主權移交,受害的不只是我們這些成年人,更有香港現在的新一代。他們美好的童年被斷送了!

民建聯、工聯會不問是非黑白,只知一昧替港共護航,這是正常不過的,無可厚非,要怪責就怪 97 前的香港人未有盡力爭取維持現狀,任由中共接收香港主權。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今天的小童,正在承受上一代種下的苦果,只可惜像徐子見那樣懷有「向年輕人贖罪」心態的上一代並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