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年,將軍仲會問打算為人父母的,點解香港環境咁,自己份工又忙,仲夠膽生?
得到的回覆,不是沒有覺得太壞,就是「我唔會做怪獸家長嘅」。
「功課多喎」我問。
「我哋細個咪又係咁」
「『識你老鼠』英文教材三四萬一套喎,你半份糧喇」
「投資嘅野,你識….」
為免掃興,我冇再問了,邊個(計劃地)有咗,我除咗恭喜,都唔知講咩好。

幾年下來,朋友們見到問題了:
同期生的,都入媽咪會,怕執輸侷入。每逢咩生日會、大活動都比人鑿一筆(呢,比45個like攝影師嗰啲),咁都算喇,最怕係成班家長開始比較,比較成長進度,比較入咩Playgroup/學校,比較咩興趣班。家長兩人,就算兩個本來唔會太望子成龍都好,總有個動搖、嚇怕。

隔兩年,讀新界幼稚園的,見好多同學仔唔太識廣東話,又唔衛生,望吓佢地家長,唔係雙非都單非,難以溝通,仲要唔洗做拎綜援但去旅行,情況再差啲嘅,係老師要就學生講普通話。
讀啲高檔少少學校吧,少不免受其他家長影響,死谷仔女兩文三語、樂器、體育,家長自己番工都忙㗎啦,睇住個細路星期一至日都密麻麻,總有時間心痛。

撇開入小學要執Portfolio有幾慘痛喇,即講小學啦。
呢家國際學校係多咗,但係又貴咗,仲要係勁多有錢中國家庭學生,當然本地有米家庭都唔少,包括高官子弟,國際學生?咪講笑喇,呢家國際學校,同香港一樣,邊係真正「國際化」吖。

入本地學校,百萬樣班不突只,學校功課不斷加,現後狂操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一個明明唔係關學生自己成績事,學校老師捱眼訓鞭策,學生捱悶密密做,彼此也在捱。
TSA浪費時間、磨鈍意志,降低學習動機,減少其他才能發展機會,這個特衰政府,是以教育為名,殺子為實。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請公眾上去開會,有8歲學生說功課過多,兼顧TSA得嚟沒有時間玩,又有說喜歡的打籃球也因TSA而犧牲。
應該玩樂的年紀、應該跑跑跳跳的年紀、應該出街望世界世界的年紀,卻要整天死讀書狂做功課。一個怎樣的社會,才會把幾歲人仔推上絕路?
以上只數到小學,都未計中學文憑試、本地學生入大學機會送給中國人的問題。

近來,為人父母的朋友感受到痛苦了,有能力的,像89、97時期般,計劃把子女送到英美澳加;走不了的,只好繼續在無間地獄跟大隊走,折磨下一代。

如此社會,仲有邊個敢生仔?生完出嚟折騰嗎?
當然倘若香港出生率持續低,這是中共及殖民主派樂見的:可以人口老化借口輸入中國移民,聲稱令香港年輕化,實則大部分都是35到55歲中國移民,繼續人口溝淡。
所以話,TSA只是戰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