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要先理解現時學生面對的考試:現時的學生在小三,小六和中三都需要做一次全港性的考試,用以評定學生是否到達水平。而因為隔年的小六學生還要再考 HKAT,於是名義上小六的 TSA 是隔年考核,但實際上小六生只是考 TSA 還是 HKAT 的分別,而不會有其中一年的小六學生變輕鬆了。

TSA 原意是評估每間學校的學生是否到達水平,而評估的單位不是「學生」而是「學校」,即是說,這是用來評定學校的教學水平,而影響不到學生的派位。但因為及後學生人數下跌,有相當數量的學校面對殺校的問題,而教育局的殺教就以 TSA 分數作為殺校的準則(註),由此可見,就是教育局帶頭首先把 TSA 異化,教育局在這件事情上責無旁貸!可能有部份家長認為,學校是否能夠在殺校潮中倖存下來,是絕對跟學生的學習生涯有直接關係,所以任由學校安排排山倒海式的操練。但實際上,更多的情況是家長根本不明白 TSA 的作用是甚麼,只知道是一個全港性的評核,就盲目的瘋狂操練可憐的子女,還對一些出名操練走火入魔的學校趨之若鶩。須知道以操練走火入魔出名的學校,多數已一早是 Band 1 學校,根本便沒有殺校危機。由結果上來看,就是很多家長都很喜歡為學校的評估作嫁衣裳,迫害自己的子女們,令他們完全不知童年為何物。

TSA 用來評定殺校,相比之下 HKAT 跟學生的關係比較密切。HKAT 的作用是用來評定小學在中一派位時的優先次序(即是我們平時討論的 Band 1 至 Band 3 的評級)。但 HKAT 評定的仍然是學校,不是學生,而且考試結果是用作評定及後兩年的中一派位優先次序,不會影響到同年中一派位結果。即是說,雖然 HKAT 跟學生的中一派位有間接關係,但是對學生即或偶有失手,無論對學校還是學生,都不會對整體的結果有關鍵性的影響。

簡而言之,只是學校和學生做好本份,反映出各自應得的教學水平,TSA 和 HKAT 根本不需特別的操練。但因為教育局把 TSA 扭曲成殺校的原則,HKAT 又直接影響到小學未來的中一派位結果,於是事情便扭曲成由小一開始便無止境的操練。亦因為 TSA 不是每個年級的作考核,於是便出現一些很可怕的情況:你能想像小一學生的 TSA 習作是三年級水平嗎?小四的亦是在做著小六的 TSA 或 HKAT,還有,中一生亦是在做著中三程度的 TSA 操練!無論把 TSA 的問題怎樣簡化,都逃避不了程度過深的問題!再加上很多怪獸家長「贏在起跑線上」的迷思,認為小一在操練小三程度的課程完全沒有問題,但自己又對整個教學評定架構不求甚解,最終變成全港的學生就因為怪獸家長的瘋狂而集體犧牲了自己子女的童年生活了。

禮義廉在 TSA 的問題上異常的取態,跟平日盲撐正苦的氣定神閒有很大分別。民生問題上,牠總會很鬆手,只在政治任務上緊跟中共腳步。但這一次牠甚至冒著開罪全港家長的風險仍然不停指鹿為馬,所以我認為禮義廉盲撐 TSA 不是單單的政治原因。

因為有了學校和怪獸家長的瘋狂,於是造就了 TSA 和 HKAT 補充練習的需求。跟正式的學校課程教材不同,TSA 和 HKAT 的補充練習沒有官方的課程範圍,所以在制作上不需要如課本一樣嚴謹,而且內容只需要是無止限的練習,開發的成本遠比課本低。但因為學校為了自己的生死存亡和保持優先次序,於是近乎所有學校都會在書單以外要求家長購買一定數量的 TSA 或 HKAT 補充練習。單單在這件事上,對書商來說,已足夠形成在課本以上以外的一條絕佳財路。加上不少家長生怕自己的小朋友還有餘下一丁點童年,私下仍會買上不少 TSA 和 HKAT 補充練習操練自己的小朋友。這個隱藏的產業鏈不易為人發現,但我認為,這才是禮義廉仍然盲撐 TSA 的最終理由。我們若果由書商跟禮義廉的金錢利益著手去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的話,可能會有驚喜也不一定。

為了錢,還有相關行業的支持,禮義廉絕對是可以連自己的腎也出賣的,區區未來主人翁,出賣時何需手軟?

註:〖雖然教育局多番強調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 TSA)不是殺校指標,惟鮮魚行學校前校長梁紀昌證實,學校曾因TSA不達標而被當局施壓。〗參考自蘋果日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