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少壯派Whatsapp群組討論流出,言辭間對青年新政頗有敵意。民主黨社區主任李偉峰說:「青政會去風月場樓下開街站,廣收另類民意。」區諾軒一唱一和:「派發免費一樓一指南。」。

喜愛含淚的港豬說,民主黨的少壯派同老屎忽有很大分別。的確,老屎忽也有起碼的教養,說不出這樣侮辱妓女的話來。

啊,不,平日這些道貌岸然的民主新星,對外是稱妓女為「性工作者」,而且會說要幫助她們的。原來姐姐仔的民意不算民意,只是「另類民意」;原來在風月場所樓下開街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可供挖苦的笑話。

口裡一套,背後另一套,對政客來說平常不過,只是今次卻現形得太「關家姐」,區諾軒這邊廂在電視上含淚在說「民主會戰勝歸來」,那邊廂卻旋即爆出這種下流言語,反差太大了吧,使敵人如我都不忍卒睹。

我有些分身在左膠的群組裡,他們對各種政敵最愛用什麼攻擊詞語呢?對陳雲就叫他食藥(這不算什麼秘密);對盧斯達就笑他有白咭(我不知道是否屬實);對健吾就說他是基佬,唔可以原諒;對梁麗幗,就是「送都唔屌」,現在,又多了一句「另類民意」了。

人身攻擊政敵,本土派做得更多,對建制派的人身攻擊大家也沒什麼意見。但是你們不是自詡大愛,濟弱扶傾嗎?怎麼口吐出來的言語,都是將敵人標籤為弱勢社群來恥笑?那麼你們對弱勢人士的愛,是愛他們手持的選票嗎?

青政未紅前,《聚言時報》為他們做過訪問,不諱言說他們回答問題有點滑頭,會避重就輕,所以我個人對他們保持審慎態度。不過,現在我對他們的好感度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