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雨傘革命結束了一年多,早幾個月前唔少網媒都掀起一股「一週年回顧」風潮,而無論回顧後有咩結論都好,事實仍然係:行動失敗咗,義士被篤灰;當中最飽受批評嘅毫無疑問就係篤灰、糾察及糾察背後嘅大台。

其實歷史上都有唔少因為「大台」出賣公義之事,當中部份仲係發生在國際關係層面,咁究竟响國際關係史上,又有咩「大台」出賣公義事件?我哋維護公義(無論係香港本土抗爭抑或國際關係層面)仲可唔可以信任「大台」?我哋首先嘗試了解吓「大台」係點嚟先。

古典時代嘅國際關係大台:華夏會盟、希臘邦聯

在古代華夏或希臘城邦時代,當年未有真正統一嘅華夏及希臘國家;以華夏而言,由於周天子失去昨日道德高地同神聖地位,加上蠻族入侵,各諸侯邦國內亂外侮頻仍,好些強大嘅諸侯國就棟起「尊王攘夷」支旗,實質係少數「霸主」狹天子以令諸侯,幾個大國,如晉國、齊國、秦國、楚國,亦借霸主之名擴充勢力:「周初千八百國,至春秋之初,僅存百二十四國。春秋諸國,吞併小弱,大抵以其國地為縣。因滅國而特置縣,因置縣而特命官,封建之制遂漸變為郡縣之制。」(柳翼謀:《中國文化史》)而希臘城邦打敗波斯後,以雅典為首會盟,但雅典就大肆擴張自身勢力,逐漸控制邦聯;斯巴達為打敗雅典,不惜違反希臘傳統同波斯結盟。如是者,其實响大台頂層嘅「霸主」、「盟長」出賣盟友、龍門任搬情況實早而有之。

中世紀國際關係:大台低潮期?

歐洲或華夏地區自古典時代之後,隨著一統帝國(華夏嘅秦帝國、漢帝國;歐洲嘅羅馬帝國)出現,之後嘅國際關係其實不過係世界島(歐洲、亞洲、非洲)上幾個勢均力敵嘅大帝國之間嘅互動競爭。而中間夾雜嘅蠻族遷移,慢慢改變咗歐洲格局:羅馬帝國一分為二後,西羅馬帝國被蠻族瓦解,歐洲出現多個封建小國。隨著民族國家出現及拜占庭(東羅馬)帝國滅亡,歐洲進入文藝復興時代。雖然教會勢力極大,亦一度樹立「大台」,但教會本身腐敗(賣贖罪券、以宗教裁判所攪政治檢控)失去號召力,連「十字軍」以「主」之名「佔領(光復)耶路撒冷」都一度變質成出賣「耶撚」「同路人(共同對付穆斯林)」拜占庭帝國嘅行動。而响亞洲同東歐,蒙古帝國一度形成一個歐亞大帝國,但所謂蒙古帝國其實係五個主權獨立國家嘅鬆散邦聯;好些汗國,蒙古統治者人數太少,最終被突厥化、斯拉夫化,整個蒙古帝國,既不蒙古更非帝國,「帝國」成員相互攻伐,連似樣少少嘅大台都搭唔起。中世紀可以話係「大台」最「垃撚圾」時期。

近代歐洲國際關係:大台在維也納。

進入近代,經歷文藝復興洗禮,歐洲若干國家開始或正步入強盛,世界舞台重心由亞洲轉移到歐洲。雖然西班牙想以天主教統一歐洲,但荷蘭獨立同三十年戰爭打破咗西班牙如意算盤,< 西法利亞和約>確立咗歐洲列國制度,隨後百幾年間,列國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直至拿破崙戰後,世人方認真思考點樣維持世界和平之類問題,「大台」就成為一班歐洲權貴表面收拾殘局、實質乘機維穩及搵著數嘅利器,呢班歐洲權貴就响「維也納會議」建立第一個全歐「大台」:歐洲協調。

歐洲協調具體做法有二:一為由列強結盟(神聖同盟、四/五國同盟)形成實體嘅「大台」;二為透過歐洲會議決定如何處理歐洲事務。表面上,將歐洲列強綁埋一齊係有利歐洲均勢同世界和平,但列強諗法、利益唔同,大台自難長久:英國只願同大台合作維持歐洲均勢、防止拿破崙復起而反對干涉別國內政,俄奧普三專制保守國家就視大台為維穩工具:利用會議授權,派奧軍或法軍武力干涉外國(意大利各邦、西班牙)革命,奧法兩國都乘機擴充勢力於意大利、伊比利亞兩半島。

大台倒行逆施,不但小國唔受保障,英國亦不滿被奧國架空、利用,於是英國外相 George Canning 毅然「拆大台」:警告歐陸國家不得介入拉美事務、聯合法俄支持希臘獨立,改變維也納會議領土安排。至此,五國同盟瓦解,奧國首相 Klemens Wenzel von Metternich 嘅維穩安排破功,奧國只好响近東巴爾幹問題遷就沙俄,成功爭取後者同普魯士响 Münchengraetz 圍爐(1833 年 9 月)重申全歐維穩、干涉外國革命立場,但反而激使英法西葡另立大台,歐洲分裂成東西兩個陣營。

歐洲會議亦好景難長。1850 年代近東問題再起,奧國基於維穩需要再次斡旋英法俄之間,但克里米亞戰爭期間,奧國明顯偏向英法嘅態度令「Münchengraetz 圍爐」瓦解,此後,原本志在維穩嘅歐洲協調另一機制————歐洲會議都宣佈「玩撚完」。以後,雖然仲有幾次歐洲會議(兩次柏林、一次倫敦),但純粹係列強分餅仔,同 Metternich 主力維穩嘅初衷已大不相同。隨著列強爭鬥愈加激烈,無法再協調,終於响 1914 年 7 月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

現代國際關係嘅「大台」:國際聯盟、集體安全制度。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列強又重複犯錯——————又攪咗個大台出嚟:國際聯盟。國聯比起上一世紀嘅五國同盟更加垃圾,五國同盟始終有齊所有歐洲強權(英、俄、奧、法、普)參與,但國聯初起時並無蘇俄參加,美帝直情睬你都生芒果,原本嘅大戶會員國:意大利、日本、德國又自己退出,所以話國聯比五國同盟更垃圾並唔為過。

戰後,法國為維持自己在歐洲嘅大佬地位,繼續踩著德國兼防範俄共,於是同一班新獨立中歐國家結盟,同英、意、俄保持既競爭又合作嘅關係。隨著納粹上台,法國同盟友,仲有蘇俄、意大利都同受威脅,於是法國外長 Louis Barthou 大力推動「東方政策」:成立法俄捷(克)同盟,同為法國及捷克盟友嘅羅馬尼亞雖然對俄有戒心,但亦全力配合,為俄捷興建戰略鐵路。

Barthou 死後,法國新外長 Pierre Laval 為咗抗德而拉攏法西斯意大利,其中有關埃塞俄比亞嘅含糊協議引起法國盟友及英國質疑:法國係咪放手比意大利對埃國為所欲為?當意軍行動後,希臘、南斯拉夫同羅馬尼亞都忠誠地充當國聯嘅義士經濟制裁意大利,法國作為國聯大莊家竟因「唔好激嬲法西斯」而對意大利採取和平、理性、非暴力態度;結果一班義士反被意大利經濟制裁不特止,納粹德國乘機以恨與軍隊佔領萊茵蘭,從此法國已無力留著或保護佢原本嘅「同路人」。

但直至德奧合併時,至少表面上法國及其中歐盟友尚未被直接侵犯,其中捷克依然係法國「真普選同路人」:當時中歐只有捷克堅守法式民主政體。但响著名嘅「慕尼黑陰謀」中,法國明明軍力比德國強大,又有蘇俄支持,連法國 Maurice Gustave Gamelin 將軍亦相信捷軍精煉,如其勇武抗德,德軍必受牽制,法國應力挺捷克,但法國竟追隨英國「唔好激嬲納粹」,警告捷克不得「破壞(和平)運動」,否則將開戰責任推哂比捷克;就係咁,英法將「世界經濟十強」之一嘅捷克送咗比納粹德國;緊接著,立陶宛亦將 Memel 向德國奉上。

眼見「大台」一再出賣,一眾義士小國仿佛患上「抗爭後遺症」:集體安全根本搵笨柒呃蝦條!佢哋從此背棄國聯「大台」,奉行一條四散潰逃嘅政策:波蘭、匈牙利伙同德國瓜分捷克,而羅馬尼亞同南斯拉夫雖然反對匈牙利,亦只好對盟友捷克被瓜分噤聲。相反德國乘意大利退出東南歐市場之機,大力推動東南歐版本嘅 CEPA,經濟殖民東南歐,匈牙利、保加利亞早就倒向軸心國,羅馬尼亞同南斯拉夫國內出賣本土勢力亦紛紛冒起。

今日國際關係「大台」: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堅持出賣,殘害本土。

二戰之後,歐洲霸權被美俄取代,世界進入冷戰時代嘅二元對立,聯合國取代舊有嘅國聯,但同樣由於美蘇兩國利益衝突,而聯合國基本上係由美、俄、英、法、中5個有否決權嘅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玩哂,所以聯合國一樣都係垃圾,以早排投票議決轟炸伊斯蘭國為例,俄中兩國就以否決權阻撓美英兩國轟炸伊斯蘭國計劃,最後又係法俄繞過聯合國、私自聯手轟炸伊斯蘭國。呢班莊家大戶其實當「大台」無到,正如飯民、左膠一樣,响大台自己說了算,義士不過係可以隨時被篤嘅炮灰,無人記得「大台」原本係為支援義士而設。

除咗聯合國,WTO(世貿組織)、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同世界銀行亦可算係經濟版嘅「大台」,而且完全唯美帝馬首是瞻:幾乎任何結算交收都係美元天下!當窮國想通過呢啲組織支援發展本土經濟時,例如當佢哋想問 IMF 借貸時(其實 IMF 唔係貸款機構),IMF 就會同個窮國制訂哂成套發展大計,而呢啲大計其實唔一定真係幫到該國本土經濟,反而可能係先進國家借貸款打壓窮國本土經濟、以至於用以操縱呢啲窮國嘅行為嘅陰謀,呢啲觀點响 John Perkins 嘅 ‘the 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man’ 曾有深入探討。

相對地,歐洲以區域性合作建立自己嘅大台。起先由英法結盟開始,最初係針對德俄,其後由於德國分裂,德國威脅解除,而西歐、北歐同南歐國家因為馬歇爾計劃而經濟復甦,進而基於同美俄分庭抗禮嘅觀點,大力推動歐洲一體化;冷戰結束後,兩德統一,歐洲加速一體化,歐盟邊界東擴,歐羅成為多數歐盟國家嘅共用貨幣,大有同美元爭一日長短之勢。但近幾年,隨著歐債危機及難民問題爆發,再次暴露「大台」打壓本土真相。

為咗保著歐羅,歐央行「大台」兩面不是人,希臘同德國互生嫌隙,連非歐羅區嘅波蘭都深感本土煤礦業受到威脅,唔少波蘭人覺得波蘭正被經濟殖民;而歐盟「大台」嘅大莊家(德國)、大戶(意大利)更力圖逼使小國會員接收指定數量難民;呢一切令英國、波蘭、瑞士(雖然唔係歐盟/歐羅區成員)對歐盟大台戒心重重,英國同波蘭都揚言可能「退聯」,波蘭同瑞士選民都票投本土派,反映「大台」同「本土」、「義士」都絕難妥協。

所謂自保之道:與其靠大台,不如靠自己。

本文讀者或會批評筆者妄顧多年來「大台」貢獻:維持世界和平、促進經濟同社會文化發展,而只顧借國際關係研究之名抽左膠、飯民水。啱嘅,再準確啲講,筆者正想借本文拆左膠、飯民控制嘅大台————聽命於大台已經成為一種 mind control 咒語,要以史實昭示世人,所謂大台嘅金字塔式制度並唔可靠,大台頂層嘅莊家大戶思考嘅係自身利益而唔係道義,偶然做返啲啱嘅事其實都只係一啲原本就應該做嘅事。

飽歷幾百年被強鄰侵略、被大台出賣風霜嘅中歐國家(波蘭、捷克、匈牙利、克羅地亞 etc.)已經覺醒:匈牙利當局同克羅地亞左翼政府已經顧不得歐盟大台反對,自然自覺地勇武驅散入侵嘅難民;波蘭人民以選票對抗歐盟大台對本土經濟同本國本土入境政策自主嘅打壓。

香港人,由其是仲未放下飯民左膠大台嘅人,當你哋離地三萬呎坐緊飛機去歐洲玩嗰陣,請細想人哋幾百年時間所修成嘅正果:從大台嘅制約中釋放自己,所謂自保之道其實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