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鍾樹根,我諗大部份人得兩個反應:屌出聲或者笑出黎。屌出聲,因為佢冇做好過自己議員本份,除左搞屎棍阻住哂之外我諗唔到佢喺地區同立法會做過啲乜;笑出黎,因為佢無論中文定英文嘅修為我地常人都參透唔到,結果一堆自創詞為我地帶黎唔少歡樂。而家諗返起,樹根做喜劇演員或者會有更大成就,只可惜佢入錯行。

以前中學做小組討論,大家都知要睇資料做準備,然後就議題表達自己意見。或者樹根連中學都只係讀左兩個月,冇咩接觸過小組討論,係立法會上面其實你睇唔到佢有咩準備過。可能係民建聯惡習啦,個個鍾意臨場發揮,一味指住人黎屌或者擦下中共鞋就算數,有用嘅意見聽唔到,比人質問就大耍太極之後扮冇左件事。只不過樹根佢天生有喜劇細胞,所以爆肚就爆哂啲咩雞毛鴨蒜明張目膽同悔辱出黎,其實要怪真係只好怪佢入錯行,做正經野根本就唔係鍾樹根可以處理到嘅工作。

樹根自己其實都唔明,人人都會講錯野,點解黃子華講錯野大家會拍爛手掌,會原諒佢甚至冇怪過佢;其它人講錯野通常講句對唔住就可以,就算笑都係笑一兩日;偏偏自己錯左就比人記一世,話佢冇撚用。因為佢仲未發覺到自己嘅特質,佢仲未知自己天生已經係一種罪。其實係人都會出錯,畢竟大家都唔係聖人,只不過大家咁鍾意笑樹根嘅原因就係樹根自己嘅存在本身已經係一種錯誤,佢有一種好易令人反感嘅特性,再加上有民建聯依個增加BUFF嘅加持存在,其實好難令人對佢有好感。一個咁天生可憎嘅人加入左政治依個厭惡性工作入面再加上個黨派,有咁多加乘,望到佢就想嘔其實好正常。只可惜樹根本人仲未發覺到依一點,仲覺得大家係針對緊佢。

老實講,天生比樹根噁心嘅人我相信不計其數,但因為佢地唔會出現喺電視機同報紙上面,所以影響力冇樹根咁大。果班人污染到嘅極其量係佢身邊嘅同學同事,但樹根係透過媒體同大氣電波喺度污染緊香港每一個會去接觸資訊嘅人。如果佢去TVB做奸角,拍電影做反派,佢天生嘅優勢可以令佢輕易贏到最佳男主男配角又或者我最討厭男藝人之類嘅獎項。只可惜佢唔好好珍惜佢嘅潛能,唔揀一個啱佢嘅地方發展,反而選擇左從政。其實樹根本人罪不至死,只係錯在佢選擇左錯嘅舞台,做一份完全唔適合佢嘅工作。為左可能減輕大家不適嘅感覺,幫樹根打番啲格仔就係我最後可以做嘅事。

樹根,你冇錯,錯嘅只係他嘅決定,仲有你自己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