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逾期居港一事曾經轟動一時。示威者因不滿肖友懷能以偷渡的身份,在取得證件後便可獲安排入讀小學,是以將「包容偷渡」、「知法犯法」等字句貼滿學校外牆。就讀該校的一位女學生對肖友懷深表同情,並哭訴指「犯咗法,又點喎!」,惹來不少網民的批評。

這句萬能key,其實又幾好用,就好像「今日唔踏出呢一步總比聽日遲踏出,又點喎」、「我係擦鞋呀,又點喎」、「輸咗,又點喎」等。現實中,不是嬴,就是輸,學懂「勝固欣然敗亦喜」的心態,其實輸嬴又有乜好怕喎。能夠面對失敗,輸了也能保持君子之風,這樣才是最為難能可貴的。

我們姑且看看以下的人士如何面對「輸」:

葛佩帆──今次區議會選舉變得政治化。

鍾樹根──如果佢(徐子見)咁有心做,點解佢唔早啲嚟,點解最後兩個鐘頭先嚟呢?

我們又看看以下的人士如何面對「輸」:

林丹──他(伍家朗)非常優秀,而且是香港本土人。

游蕙禎──敗選後仍會為黃埔區居民服務。

要了解一個人的品格,從他輸了的反應看看,便能略知一二。

有些人習慣將輸的主因歸咎於別人或環境上,如葛佩帆並不會先檢討自己的失敗,一開口便賴在什麼「選舉太政治化」這個不成理由的理由。這個情況,就好像中國足球隊隊長鄭智一樣,把和波的原因歸咎在香港的場地上,認為小型球場難以讓球隊發揮,云云。

有些人輸了,一點也不服氣,便說些負面的說話,企圖「輸咗都要執番身彩」,如鍾樹根輸了不會先恭賀對手,卻反而對現在才初出茅廬的對手徐子見暗諷他「冇心」。如此的小氣,如此的冇品,可見這類人均沒有大將之風。

反之,林丹、游蕙禎雖然分別輸了比賽、區選,卻贏了氣度。輸了,有什麼可怕?大大方方地承認失敗,很難說出口嗎?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心胸廣闊地接受輸掉的事實,總比憂愁傷悲地抱怨別人、推卸責任君子得多。作為一個政客,就連這麼基本的公關技巧,也做不到嗎?

最後,我想請問一下兩位─經常把成語掛在口邊的鍾樹根、擁有博士學位的葛佩帆,你們又有沒有讀過「君子不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