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雨傘革命」無疾而終,港共的劣質管治無日無之。由鉛水問題、發展郊野公園用地,到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 TSA 事件,可以看出,港共根本置香港人的健康、下一代的福祉於不顧。配合 689 經常在外「唱衰香港」、林鄭將宣傳假政改視作行公義的事、財爺的「離地」言論,我們實在很難想像香港至今仍未發生大規模的暴動。

回想「雨傘革命」之所以出現,部份源於港人對「體制內抗爭」的不滿。泛民又好、社記人力又好,他們皆是不敢強硬向中共說「不」的。對於走私客充斥、大媽霸佔行人專用區、雙非學童搶奪幼稚園學位等問題,他們甚至以「包容」二字迫逼香港人接受。既然議員不代表我,我就只好隻身站出來,為自己充權。「雨傘革命」初期,佔領區經常有寂寂無名的市民聲嘶力竭提出各種訴求,卻不見政黨的旗幟、直幡,這是因為大家都不再相信代議士、不再相信「體制內抗爭」會收效。

不料一年過去,香港人竟然重新聚焦在「體制內抗爭」- 區議會選舉上。此還不夠,最可悲是代表溫和本土路線、曾經譴責光復行動的「新民主同盟」竟然深得選民歡心,勝選的獨立「傘兵」們驟聞 689 邀請他們加入諮詢組織,旋即表示願意溝通。引頸以待的暴動沒有出現,取而代之是重蹈舊日的覆轍,以緩慢改革的方式救港,這種演變其實是一種大倒退!

倘若中共並未加快對港殖民的步伐,「體制內抗爭」未嘗不可取。問題是,以今天中共殖民的速度,「普教中」的全面推行、紅色商人的逐漸滲入、主流傳媒的自我審查……只怕不出三五年,香港即被消滅於無形。事實上,觀乎近年已有本生土長的小童嘲笑父母不懂講普通話、小學跨境學童的數目持續上升,香港的確時日無多了。正所謂「緩不濟急」,一時區選的好消息根本不值得慶賀,為香港急救才是當下最需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