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看到近年來中國四處併購,用了一堆又一堆的錢來達到目的,
到底一個三十年前啃樹根的國家,為何能夠在今天變成大富豪?轉變的契機為何?
我們要怎麼抵擋中國的買勢?

三十年前也沒有啃樹根, 八十年代沒那麼差,我試試組合這幾年集合得到的資訊。

香港的銀行體系在 2014 年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貸款了超過 30000 億的港元,這數字有可能被誤估, 似乎比這個數字還巨大。

而同期, 全亞洲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總合融資, 並不夠香港的多,而根據某臺灣金融業人士的資訊,據說臺灣也向大陸發放很多擔保不足, 收回可能有很大風險的貸款。

這很可能是從 2009 年金融風暴完結開始發生的事情, 在那年開始, 港臺同時出現這些現象:

資產價格暴升, 也就是房價, 但企業盈利沒有上升。對中國大陸的貸款暴升。 (香港對大陸的貸款增加了三倍或以上)以旅遊消費, 投資的方式, 增加大陸對港臺的人民幣流入。

可以看到, 其實這十年的發展, 是港臺這個經濟圈, 和人民幣經濟結合, 而且為人民幣經濟提供了大量的外幣貸款。 而這些地方的經濟, 又轉型向依賴人民幣流入的模式, 這包括購買資產 (向大陸買家轉賣資產) , 服務業消費, 旅遊業等, 這些模式的特徵, 都是把人民幣視為主要的輸入貨幣。

如果再把視野看遠一點的話, 大陸在差不多北京奧運的時候, 便開始一種內需政策, 說用內需帶動經濟。 而這一種內需, 本質上就是凱因斯主義。 也就是大量的公共開支, 以建築物, 高速公路, 高鐵, 大橋, 消費大量的產能, 例如我認識的一個大陸商人, 他就說他自己只接政府的案子。 而香港政府近年不斷的強行通過一些以千億港幣計的巨大基建, 包括大橋, 高鐵等。 自然地, 我們可以想像承建商是哪些人。

而如果你有留意到最近的中國新聞, 你會發覺中華人民共和國, 很努力的推動在外國的基建投資, 有高鐵, 有運河, 跟大陸國內所消費的產能, 都是一樣的, 有些甚至錢還是中國自己出的, 曰投資海外。 部份共產黨員的朋友, 則告訴我, 他們最近的政治任務是推動一帶一路, 總之, 他們目前重視的, 是怎樣找一些外國來消費他們的產能。

假設我這些朋友們, 給我的資訊沒有說謊, 以上都是點。 以一個瞎子摸象的角度, 把點連成線, 我們可以看到佈局大概就是, 中國大陸透過控制或與港臺合作, 由港臺提供他們的外幣, 作為在大陸發行更多的人民幣的基礎, 再不斷透過花在各種內需 (主要就是建設上) , 把這些人民幣流進市場, 以推動這些年的經濟增長, 先借貸, 再用建設去買單。

那應該就是, 這些年, 存在著基建複合體, 他不斷需要消費去運作, 先從中國大陸內部消費(在中國大陸興建), 再推向港臺, 再推向世界。

這些基建複合體, 其實難以從營運中回本, 看看臺灣的高鐵就知道了, 大概不賠錢已經很困難, 但是這些基建, 往往能帶動附近的物業價值, 則例如高鐵站旁的土地與物業都會大規模升值, 所以只要這些地產的地價足夠, 就可以透過房地產升值, 使這些建設的投資回本變得合理。 為了這點, 需要香港和臺灣的金融業合作, 而他們目前在合作, 組合起來, 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很多資金在流動的原因。

可以想像, 在這種流動的關節中的人, 例如承包商, 或者資產升值的收益者,他們的貨幣在這些年可能是幾何增長的, 這些人相關的人員, 或者高薪的員工, 或者是從他們的建設中收益的人(例如被收地的人), 在這段時期應該會有大量的錢出外消費。

這也可以推斷, 如果人民幣經濟出現問題, 弄出了壞賬連鎖的話, 香港和臺灣的金融體系很可能也會一起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