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學院發生了幾件政治風波,似乎由於教院正名將至,政府開始留意和控制教院,在教職員以及學生兩個層面張牙舞爪,開始有紅色勢力入侵教院,包括最近的社科系會莊員幫建制派助選風波、孔子學院「開學功臣」副校長任命事件。

副校長任命事件方面,本報已與教院的學生會秘書作過簡短訪問,他們表示副校長任命事件仍有待在十二月一日和二日,分別兩次的全校師生諮詢會和了解新任校長的背景資料,才可以安排日後的行動。

在傳出副校委任風波之前,在最近區議會選舉中,有學生發現,教院的社會科學系會主席和幾位幹事會成員在剛過去的區議會為經民聯成員羅曉楓助選。

現屆社科系會曾表明支持佔領行動以及支持否決政改,本為「黃絲」,但到最近區選,系會的政治立場似乎轉為「藍絲」,為建制派助選,更在學校的民主牆大字列出「SSA(社會科學系會)全力支持反佔中候選人」,指責他們違反競選時的立場和違反選舉承諾。因為系會為本科的代議民主的體現,但竟公然違反競選時的立場和違反選舉承諾。此外,有教院學生更發現,羅曉楓是社科系會第二屆幹事會會員,而現屆的社科系會是第五屆,因此羅曉楓其實是社科系會的「老鬼」。

本報得悉,在十一月二十三日, 現屆社科系會在其Facebook專頁發表了道歉啟事。聲明如下:『一、 為大埔新富選區參選人助選之數名本會成員,其助選之行為實出於個人意願及私人友好關係,與本系會之政治立場無關。二、 然而,本會未有考慮到該私人事宜對社會影響之後果,未有加以留意及制止,最後形成以上誤會,實屬本會成員之疏忽及能力之過失。對此,本會再次向大眾致以歉意。』簡而言之,幹事以個人名義助選和幹事立場不代表幹事會。然而,這裡最大的矛盾是,現屆社科系會曾發出聲明支持佔領以及支持否決政改,但現在幹事的立場卻完全相反!

本報曾向現屆社科系會外務副會長查詢,希望進行電話訪問,但並未有任何回應。

事實上,最核心的問題是莊員的個人操守問題,莊員無視自己為社科系會莊員的身位幫羅曉楓助選,大玩語言藝術,以為以個人身份助選就可以蒙混過關,是次風波與在佔領行動之前,梁振英以及一眾高官以個人名義簽名支持反佔中,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實已經並不是「黃絲」還是「藍絲」的問題,政治取態一向都是受不同因素轉變的,正如會有人由大中華膠因為佔領行動、不同學者的論述等因而轉變到支持本土主義。社科學生作為社會運動的搖籃,是社會未來的棟樑和希望,因為大學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學生能體驗民主。若縱容公然違反承諾的事,會令外界認為要入侵和控制香港大專界的政治取態和運動,是輕而易舉的。

另一方面,本報亦留意到,在一個名為「Tai Po 大埔」的Facebook專頁,有網民爆料指,在選舉當日,羅曉楓的選區大埔新富區被市民見到「帶南亞裔人士入票站投票!個南亞裔人明顯乜都唔識,只識two two two咁!」(two應為羅曉楓候選人編號),可見羅曉楓的助選團隊的宣傳手法十分低劣。最重要的是,「老鬼」羅曉楓利用他在系會的關係和以老鬼的身份,操控之後幾屆的莊員,要他們幫忙助選宣傳。那麼日後羅曉楓不就是同樣利用這種影響力,做其他政治任務嗎?

一群失去理智的莊員,為了維護社科系會的聲譽,不惜砌詞咬辯,不少學生曾是佔領時的戰友,但卻因為一班「老鬼」的影響力,便改變了莊員的政治取向。這正如在佔領時,有一班四、五十歲的所謂學聯「老鬼」出來左右佔領的進程。由此可見,「老鬼」文化除了影響著大學莊員的政治取態,更在社會的政治運動都有「舉足輕重」的角色。
若不正視紅底「老鬼」操控橫跨三屆莊員為其助選之問題,大專學生組織將會成為建制派操控的棋子。當大學的學術自由被剝奪、紅底副校入侵和「老鬼」文化操控現莊和社會運動下,首要的是我們絕不可縱容社科系會是次先例能蒙混過關,誓要堅守大專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