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確實會令人誤判。
我離地得過份,令我選前一直認為泛民會大敗,敗得一敗塗地史上最差要跳IFC嗰隻,結果出到嚟,當然仍然被建制㩒住打,但所謂支持民主陣營有所進帳,是始料不及。  
我錯,錯得離譜。
但激進派輸得難看,太難看。不得不寫一篇。

先講自認進步但渣都冇的幾個組織,齋看議席數目: 
社民連,這幾年應該沒有人對其還有期望吧?兩屆白果好合理,村長之流簡直抵死。
人民力量,雖然政見相左(如果佢地有立場的說),但也估不到一席都冇(譚香文沒有用此牌頭)。
熱血公民,結果意料之中。泰博票數意外地低,這是必要深切反省:有學歷有型象都輸到咁,執行上缺失是甚麼要虛心認真檢討。   
其他建國/激進派,除咗羊羊做得好,其他的,要認真諗諗自己條路。而值得講嘅係支持者,唔該,拜託,唔好呻唔好怨唔好賴,仲以為自己好強大。落到街,每個人都好渺小,就算見啲人話本土覺醒,都唔代表佢地會比票的,明未?

當然,自認激進組織,就不應期望在失衡議會(還要是區議會)做到甚麼,應看重議會外抗爭,議席只是bonus,但得票絕對有參考價值:尤其是低得可憐的時候,就要謙虛、誠懇地檢討路線、手法、執行上有甚麼不足。
甚至乎要考慮組織再定位,轉型,或研究存在必要。
唔選,仲有好多野可以做,唔好浪費資源時間心力。

咁懶溫和的呢?
民主黨跌議席,大佬墮馬,但第二梯隊紮實,可見區議會仍重實務,且民主黨壽命還會很長,咁好大鑊。 
民協、公民黨、新同盟、街工、工黨成績都比想像中好。
青年新政/傘兵/素人表現喜出望外,在少資源下實在難能可貴,只希望當選的唔好變討厭政棍。

親共陣營雖然有面目可憎的人收皮,但整體穩陣,尤其中產區。
乞人憎的意外敗陣,主要兩個可能:1)失勢冇後台幫;2)共匪唔係萬能。
值得注意的是,幾年前在維園練兵的建制黨青年軍漸漸成熟壯大,形象包裝、說話表現都比大部份反對派強,是超難纏對手;至於落選的土共大佬,不是真的很廢就是假學歷(或兩者皆是),中共放棄/懲罰他們乃合理不過。

種票、掌心雷固然可恨,但落敗的反政府團體不要賴,畢竟有不少區都撼贏到共匪。

雖然有好多不幸中之大幸的消息,但仍然沒有樂觀的理由。鉛水區選民大都揀了建制、投票率還不高、暴力事件(反而這些什麽人理會)等…真是令人擔心公民質素進步得慢過赤化。

我預計得錯誤,是離地之過。
確實,蘇胳肋底講得好:「我只知道我一無所知。」
有錯就要認,認完要反思,仲要實際行動。
經過反醒後,再看看這個網友所言:『傲將軍平時寫開男女關係,今次(白水叫人含淚)都要出聲!』 ,相信:1)新讀者真是以為我寫開情愛而不是政治,畢竟政治個個都討厭,而且沒有看過我文章的人比看過我寫政治的肯定多N倍;2)我轉型有小成,應該真正 #岸郊野唔賞鯉,少理政治多寫情事,令人身心舒泰。
所以日後繼續少寫政事文,多努力寫愛情、職場等輕鬆文章好過。

再看看這個網友所言:『傲將軍平時寫開男女關係,今次(白水叫人含淚)都要出聲!』

再看看這個網友所言:『傲將軍平時寫開男女關係,今次(白水叫人含淚)都要出聲!』

至於新東補選、下屆立會大選,其實沒有什麽特別好說,赤化到一個地步已經不知道個議會還有什麽用,只是希望隻羊成功反轉香港。

最後想講:所有為拒共、建國出力的人都可敬,但要調整策略之餘,更重要更重要的是要令自己強大,生活上形象上表達上行動力上情緒上都要強大,才能走得更高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