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巴黎遭到恐攻的新聞,為什麼恐怖份子要製造恐慌? 這樣製造恐慌最後是誰得利?」

恐慌是一種手段, 恐怖主義目前並沒有很完美的定義, 但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把製造恐懼當成一種政治戰略」。

現代恐怖主義, 源自愛爾蘭。 當年愛爾蘭和英格蘭統一後, 大量的新教徒移民去到愛爾蘭, 成為愛爾蘭的權貴, 統一之後幾十年, 愛爾蘭大部份的地主和資本家都變成來自英格蘭, 天主教徒的愛爾蘭人不擁有也買不起愛爾蘭大部份的土地, 但愛爾蘭的人口卻不斷的上升, 當年的愛爾蘭人口比現在還要多。

地主們基本上不太喜歡居住在愛爾蘭, 大部份時間都在英格蘭混, 以經營的心態在愛爾蘭輸出農作物去海外賺錢, 愛爾蘭其實已屢壓了非常嚴重的不平等問題, 但當時大英帝國是世上最強大的帝國, 所以大部份問題都足以鎮壓下來。

表面看來, 對抗日不落的大英帝國,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到大概鴉片戰爭的時候, 愛爾蘭因為農業物失收, 爆發大飢荒, 這次的大飢荒, 不太影響到英格蘭的地主, 他們繼續把農作物輸出繼續賺錢, 反而借這次經濟不景去從快餓死的農民手上兼併更多地產, 而英格蘭也沒有給予愛爾蘭甚麼援助, 甚至希望這次飢荒能夠更強化對愛爾蘭的徹底經濟控制。

英格蘭則覺得反正你是反抗統治的刁民, 死一死也是好事, 反正人口不夠我再移民一些正宗英格蘭人進去就好, 所以對飢荒問題就一副裝死和官僚的態度, 再加上飢荒導致的大規模死亡, 使愛爾蘭僅有的語言文化衰退到差不多滅絕的地步。

這次飢荒令愛爾蘭消失了四份一的人口, 愛爾蘭人發覺在體制內事情無解,唯有獨立才可以自救, 否則英格蘭實在不介意犧牲愛爾蘭人的一切為大英帝國服務, 可是要從地球最強大的帝國手上獨立, 愛爾蘭人憑甚麼?

愛爾蘭絕對不可能出現能夠對抗英軍的軍隊, 那要怎樣獨立? 在有一次獨立組織的人想要起義被捕的時候, 愛爾蘭人想要劫囚, 想不到辦法, 就直接放炸彈去炸監獄的牆, 這次爆炸造成了大量的死傷。 他們原本是想要劫獄的,但造成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次的死傷令英格蘭的公眾一方面大罵, 一方面對他們一直看不起的愛爾蘭人第一次產生恐慌。

結果愛爾蘭人發現了, 對方一直無視自己, 覺得愛爾蘭人對抗不了愛爾蘭軍隊, 無視他們這些不成氣候的反抗者, 這一個問題, 最簡單的解決方法, 就是在對方公眾產生恐慌, 那再少人, 再弱的自己也能夠對對方產生威脅, 因為有「炸彈」這種只要少數人, 維持成本低, 只要在對方沒有防範的地方進行, 就可以迫對方不能再無視自己。

因為平民們一直都以為, 自己的國家鎮壓別人, 與自己無關, 而只是軍人和政客的事情, 而恐怖主義就可以將所有以為跟自己無關的人, 全部捲入了。

他們就開始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 不斷的在英國的中心地區, 意想不到的地方, 放置計時炸彈, 當每次恐怖主義襲擊時, 英格蘭媒體的責罵, 其實就是等於向愛爾蘭人宣傳愛爾蘭獨立運動, 變成了只要一個炸彈爆炸, 就能不斷的引起關注, 不然愛爾蘭獨立運動就會無疾而終, 就這樣消失。 他們不需要贏取大部份人的歡心, 只需要少數人認為獨立運動是可能的, 願意加入和延續就滿足了。

不斷發生大事件, 讓人人自危, 就是最好的宣傳,而傳媒就是免費的廣告,畢竟能夠進行襲擊的組織會被有心反抗的人視為成功的希望。

愛爾蘭也成功, 持續了幾十年的努力之後, 愛爾蘭在二十世紀獨立。

所以恐怖主義的本質, 其實是宣傳, 一方面向敵人的平民示威, 對莫不關心的敵方平民妥協, 另一方面是向自己人延續希望。 這都是因為現代的炸彈和媒體而變得可行的。 如果在古代, 因為消息沒法這樣不斷的傳播, 只會被遺忘而已。

現在的恐怖主義者, 就是參考了愛爾蘭人成功的經驗, 當自己處於極弱勢,要對抗強勢的對手, 隨時可能被邊緣化和遺忘時, 就透過本少利大的恐怖主義, 大幅增加聲勢, 以吸引更多的金主和成員加入。 他們不害怕被大部份人痛恨和恐懼, 因為他們主要是為了利用傳媒發聲去讓他們得到少數和他們志同道合的人支持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