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覺得689是「政壇黎明」,說的話同樣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用的字詞也同樣非常耐人尋味。當我以為黎明那一句「我朝早唔會空肚食早餐」已經是前非古人,後無來者的終極廢話之時,殊不知689今天也來一句「今日踏出呢一步,總比聽日踏出呢一步早一日」。看來,堪稱「金句王」的黎明,今日終於棋逢敵手了。

言之無物

689這句話,等於「阿媽係女人」,說之無謂,講之多餘。把那句廢話換成「今日踏出呢一步,總比聽日踏出呢一步好」,也可能會有「今天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那種鼓舞人心、那種激勵意志的意思。可是,不知道689是否被成立創科局的勝利而沖昏頭腦,說起話來語無倫次,這句話甚至比林鄭的「官到無求膽自大」或「天堂已為我預留位置」更為不知所云。

不敢表態

689的城府甚深,他的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那副「有時係忍唔住笑」的笑容,令人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在故弄什麼玄虛。數天前的中港大戰,689老毛病發作,只敢掛著招牌式的笑容,卻連表個態也不敢。689的一句「很可惜去了馬尼拉之後在那裏看不到球賽」,企圖答非所問,兩邊都不敢支持,兩邊都不敢得罪,希望來一個左右逢源。可惜事與願違,這句話最後卻弄巧成拙,結果左右皆不討好。

巧言令色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689講着花言巧語、裝出令人喜愛的和顏悅色、擺出過份謙恭逢迎的姿態,左丘明認為這樣可恥,孔丘也認為可恥,我也認為可恥。所謂「巧言令色,鮮矣仁」,表面上笑臉迎人,實際上卻是虛情假意、表裡不一。這樣的人,很少有仁愛之心。簡單來說,就是虛偽,就是偽善。

大局為重

今日少一點偽善,總比聽日少一點早一日;早啲問財爺點樣喺外國睇波,總比遲啲問早啲;今日下台,總比聽日下台早一日。689先生,為了香港的福祉,為了香港的前途,你,還是下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