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街老鼠而言,梁烈唯算是做得最出色了。瓊姐話齋,這人實在太可悲;能在高登獲得過萬負皮本來就不容易,然後代言廢啤給訕笑,代言MASTERCARD引起剪卡潮(人們差點以為他是VISA臥底),一舉手一投足都引來無數生雞蛋爛番茄,這本領到底如何修煉而成?

如沒記錯的話,他遭受口誅筆伐之時應在接受東方新地訪問之前,亦即是說一開始的負評也不是來自那些狂妄的soundbite,甚或向中共老兵敬禮也沒關係。所以無謂又說「香港地評論一個人就係睇政治立場」了,一,這顯然是本性問題,毋談立場歸邊;二,就是看立場又如何?媚共的,你覺得他好人可以到甚麼程度?

狂妄自大,永遠都是小人所為。小生荒之下以為自己能穩佔席位,驕橫拔扈,誰知就連自己用盡吃奶的力氣拍馬屁,都沒能獲大眾認可,反而是這種不知所謂的氣焰把自己的聲名(如有)推向谷底。我不欲吹捧自己最討厭的國際漿,但相比之下,人家至少有北方的勢,梁生嗎?過街老鼠不如。花那麼多氣力做擦鞋仔,換來只有一大堆負評,不是可悲還是甚麼?

氣焰無賴之餘,更甚是死不認低威的糗樣最教人鄙夷。自己討厭反而覺得人家盲反、太多怨氣,十足十鄭智賴地細;媚共不只言語上,連行徑都開始符合國情,就如堂堂強國最愛罵人搞分裂,偏偏從沒自省為何他們引以為傲的國力無法把人心留住,反而埋怨人家有自己的喜好選擇。埋怨不要緊,大口氣也不要緊,你有點地位我姑且當你耍性格,但你一介嘍囉,你覺得自己口出狂言後可以轉運嗎?

其實就係憎你囉,你嘈咩啫?你扮咩化骨龍啫?過街老鼠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得而誅之,走啦你,我唔想搞大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