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個問題,全地球能統一在同一個體制, 例如單一民主制度的地球共和國底下嗎?

如果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其他的不說, 光是宗教就會在這個體制當中產生尖銳到幾乎不得不分裂的對立了, 天主教和基督教, 大家已經是同源, 也是打了幾百年才打到大家都主張和平, 承認宗教自由, 但這些宗教再和其他宗教相處, 又是另一個問題, 像同性戀等問題上也跟左翼有衝突。

如果要置於同一個體制下, 這個體制其實就是自然地走向分裂的, 如果不是激化成暴力, 恐怖活動與內戰的話, 能用民主的方式解決這些人的衝突嗎?就像你們看到那麼多原教旨主義者, 以及狂熱信徒, 或者霸權主義者一樣,他們不服從也不鳥民主, 對於異見者的想法不是容忍而是鎮壓, 消滅, 如果體制不讓他們動手他們就會自己動手。

民主體制, 雖然說是主張多元化,但實際上, 他很講求社會的同質性,以及體制對自己保護的認同感。

民主體制當中, 參與者和投票者, 即使是自私, 但至少他和體制與社會本身, 需要有著相當份量的共同利益。 每人的意見都不同, 不過至低限度能對某些共同利益, 有一定的共識, 「最低共識」。 例如臺灣和香港, 為何能夠和正走向民主化, 是因為這些社會本身同質性高, 在某些事情上, 共識比較通用。

例如臺灣, 對大部份年輕人來說, 「不被中共吞併」是一個很客觀的共同利益問題。 整個臺灣的政治, 是可以由這點作為出發點, 然後再延伸上去, 因為任何衝突, 都可以有一個最高意識形態, 就是不被中共吞拼當成衡量對錯的量度呎, 無論有多少賣臺賊, 至少你在八卦版, 賣臺不會變成主流。

同質性越高, 利益越一致, 國家的決策就越明確和順暢, 社會就很具有犧牲精神與自律, 不論專制政治還是民主政治, 都是一樣的。 而民主政治本身是更為確立這一點。 換句話說, 民主政治的先聲, 就是國族主義, 當然很多人會說國族主義, 愛國主義, 是惡徒最後的庇護所。

可是也不要忘了, 國族主義是一個確立大家的身份範圍, 互相認同對方為同伴的過程, 就像臺灣新一代, 越來越傾向放棄外省人與本省人之爭, 而認同這些有共同成長記憶的新一代, 全都是「臺灣人」, 是守護這個島對抗外來吞拼與侵略的同伴。 慢慢地, 定義臺灣人也由血緣, 變成共同文化與成長記憶, 這是很多西方國家都經歷過的過程。

臺灣正在走向國族化, 這是我作為外國人, 也是一個讀歷史的人, 觀察到的事情, 美國是很明顯的例子, 白人與黑人, 擺明血緣就不一樣, 一樣可以大家都認同自己是美國人。 共同認同超越血緣, 臺灣也慢慢走向這樣。 即使有很多上幾代的同質性低落, 但現在的臺灣人, 同質性越來越高。

如果沒建立這種同質性, 就會有大量的人, 參與這體制, 卻不忠於造體制下的共同利益。 我不講外省人, 少點爭議, 我直接講外星人, 如果有一千萬外星人, 他們的目的就是拿人類當糧食, 然後就離開地球去別的星球, 這些外星人空降到臺灣, 我想你不會打算跟他來個一人一票, 因為他們打從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 吃光臺灣, 然後就離開, 他們的目標跟現在的臺灣人是完全對立的, 他們也不在意臺灣人的生死, 他們另有家鄉, 他們可以出賣臺灣其他所有人, 然後安然回鄉。

因為這變成了有相當數量的人, 可以完全背叛甚至消滅這群體, 然後沒有任何壞的後果, 那民主體制就會難以運作, 甚至是根本不能運作。

這也是為何中國大陸在民主化路上那麼困難的原因。

中華民國的建立, 是繼承前滿清帝國征服而來的疆域, 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 大概就是少了外蒙古的中華民國, 這個疆域裡面, 具有非常豐富的氣候和地理分野, 包括了大量宗教和語言, 生活習慣以及意識形態, 都全然不同的人, 特別在新疆和西藏就更明顯。

在滿清的時代, 他的形體維持, 是靠中世紀帝國的方式, 以軍事鎮壓, 分而治之等傳統統治手段維持的。 即使是關內十八省, 維持他們結合的, 便是經由科舉制度連結起來的官僚體制。 所謂「漢人」, 就是一群容忍被帝國統治, 人生的希望, 盲是透過考試當官的不同民族, 但漢人之間的生活習慣, 飲食, 思想, 語言都不一樣。 害怕被帝國的暴力, 統治, 鎮壓, 生存資源的抵制, 是帝國維持的主要原因, 一旦這種暴力與恐懼的統治瓦解, 帝國也會瓦解。

也就是說, 帝國的同質性, 其實非常, 非常的低落。 這種中世紀帝國, 社會的區分單位, 是「家族」, 同質性高的只有家族內部。 所以這種社會很重視「關係」, 除了各種治術外, 裙帶控制了帝國的上下。 去到現在的裙帶資本主義也是這現象的繼承者。

大家都是為自己的家族服務, 能信任的, 也主要是自己的家族, 互相不視對方為共生死的同伴, 家族與家族, 人與人之間, 不能信任, 欠缺同質性, 輕則是在體制中爭奪資源的競爭對手, 甚至是敵人, 很容易就為了利益互相出賣或者以權謀私, 所謂「華人最喜歡內鬥」, 不如說, 華人大部份時間並沒有把其他華人當自己人, 真正的自己人是家人。 其他華人根本是外人, 外人和外人的戰爭, 算內鬥嗎?

例如臺灣很不喜歡大陸有些人會說「我們只要臺灣島, 不要上面的人」, 這一句對於臺灣來說很霸道無理, 但是對於說的人來說, 他是沒有任何感覺,覺得理所當然的, 因為他心裡沒有把你當成過自己人。 套網絡上一句話說,他只想到自己。

當初梁啟超提出要建立「國民」, 「國體」, 就是針對這樣的問題, 他理解到問題是滿清王朝底下的遺民, 非常的欠缺同質性, 國民黨的國民, 也是建立在這種同質性的道路上。

未能建立這種同質性之前, 要維持這個前滿清的形體, 他的唯一結構, 就是帝國, 甚至科舉也必須借屍還魂(全國考試), 否則他就會崩潰。 所以到今天,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結構就是帝國, 一個官僚制的帝國。 比起傳統的帝國, 他其實更艱辛, 因為他沒有「天子」, 沒有一個人民無條件可以信任的統治權威, 有些人勉強塑造「共產黨」代替天子, 但這很沒有說服力。 這也是為何「經濟發展是不能停下來」, 因為大家是用這個經濟發展的利益, 作為權威的代替品。

而發展同質性, 也沒有很好的方法, 靠的主要是強迫教育下, 試圖(也不敢很大聲說)消滅各地文化的差異, 將城市的樣子都變成盡可能相似, 仇日也是很重要的點, 因為抗日戰爭, 對被侵略的恐懼和痛苦回憶, 也是一個同質性, 但是離今天的時間已太遠, 不能再靠記憶, 只能靠教育。 但這是非常不可靠的, 仇日這種事情很容易就能戒除, 我以前當教師, 看過很多大陸新移民的子弟, 來香港時, 也很痛恨日本人, 在香港成長了十幾年之後再見他們, 別說痛恨日本人, 他們明顯對大陸更反感。

去到今天, 同質性其實也沒有理想的高, 而這個同質性的建立, 已經經歷了百年, 也不知道要再多久才能完成, 也可能根本是無法完成的。 而且這個勉強的同質性, 凌駕於個人特質, 意志和尊嚴, 也產生了很多的反作用力。

所以會有這麼多人反對民主, 因為他們有著那個繼承統一王朝的願望, 他們知道或感受過, 社會其實還是以家族為主, 還是同質性低落, 即使看起來有很多共同意見, 例如「反對臺獨」, 但真的講到切身時, 這些東西很快就會消失, 今天仇美的人, 明天就移民了去美國。 今天反對貪污的人, 明天就加入了腐敗體制當中。

當到處都是說的話跟做的事不一樣的背叛者時, 你能信任誰? 帝國去到今天還是帝國, 他就只能以帝國的方式運作和存在, 未來也是一樣。

在民主化之前, 比起那些沒意義的鄉村投票, 中國大陸需要的是一個獨立公正的法院, 然後實現憲法, 再試圖開始保障宗教, 言論, 個人的自由與權益, 讓社會學會尊重文化差異, 分隔激烈衝突的文化, 這些都是西方在民主化之前, 已經開始做到的事情。 但是帝國非常巨大而且強大, 在各種高度集中的巨大權力與能使用的暴力下, 少數人的意志又會摧毀這些原本應有的進展, 有權力的人總希望能管住更多的事。

最後社會體制, 不僅沒有改進, 有時甚至向後退。 跡像就是社會越來越從相信體制自善的力量, 改為相信權力巨大的個人或明君, 能夠帶來奇跡。 過去幾十年都在反貪污, 未來幾十年也會繼續反貪污, 一直循環下去, 希望出現然後又消失, 直至所有人都認命, 習慣, 甚至走向自我欺騙, 或者被同化成「現實就是這樣, 你又能怎樣? 」

臺灣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 其實是很幸運的, 他已經建立了民主制度, 社會的同質化, 其實雖然跌跌撞撞, 已有相當的成果, 可是中國大陸的人民, 是沒有臺灣人那麼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