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香港發生了一宗震驚社會的案件:一個援交少女遭殺害碎屍,那一年,她只有16歲。

兇手被定罪了,法庭可以裁決兇手,卻永遠無法解答「為什麼」。《踏血尋梅》就以這場悲劇為基礎,不問兇手是誰,只問人性的問題。人為什麼會想死?這個吃人的社會,如何把一個人逼上絕路?一場悲劇是如何發生的?

有時候,電影不一定反映現實,但卻承受一個年代、一個地方,各種沒有辦法解決的死結。

夢這種昂貴的東西

《哪一天我們會飛》、《踏血尋梅》都是近來難得的港產片,表現很出色!
如果《那一天我們會飛》講夢想的可貴,那麼《踏血尋梅》說的,就是當夢想碰上現實,只會粉身碎骨。

《哪一天我們會飛》讓你翱翔在廣闊的天空,告訴你只要不忘本,尋回本我,就可以擁抱夢想;《踏血尋梅》卻把你從天空重新摔回地上:從來,纏繞我們追夢翅膀的,根本不是什麼有沒有「忘本」、懂不懂「想像」。而是,香港這個吃人的社會,會吞噬人追夢的翅膀。

受害女主角佳梅,是大陸新移民。她和很多人一樣,來港前對香港充滿美好的想像,尋找「香港夢」。佳梅房間的當眼處,牆上高高地掛了一張影樓的照片,但很奇怪,為什麼相中人是佳梅不認識的陌生人?女孩所有曾經的夢想,都凝固在這張小小的相片裏,留下了伏筆。原來,她的少女夢,不過是希望在影樓留下倩影,還有得到家庭的溫暖、關心和尊重。但結果,她卻在學校受盡歧視,想做「o靚模」卻淪為援交,以為擁有愛情卻被港男騙情騙色。

給人帶來最大快樂的是人,給人最大痛苦的也是人。

佳梅仿佛突然想通了,香港這個社會,收留了「新移民」的身體,卻從不會收留他們的夢想。在冰冷的香港,最昂貴的東西,其實不是買樓,而是關心和愛。活得這樣卑微,這樣悲慘,佳梅不想再活……
人這種可恨的生物
人的命運,其實像無根的浮萍,但我們的日子,總是要過。

怎麼辦?於是,我們只好又把另一葉浮萍,當成我們的根。佳梅渴望得到愛所以賣淫,兇手被社會捨棄去殺人,警官醉心查案忽略家人。電影呈現出來的人,都是可恨的人。人渾身缺點,面對痛苦不堪一擊,逃避軟弱。但我們又可以怎樣?我們不是英雄,英雄只是演技好的人。我們只是平凡人,承受平凡人的痛苦和孤獨。
因此,也就別再責怪人們「好了傷疤忘了痛」。生命中充滿種種難受的痛苦,如果沒有這種自衛本能,人還能怎樣過日子?世上還怎麼會有幸福、美麗和勇氣?
電影還有一幕拍得特別細膩:警官發短訊給佳梅的父親,想告訴他女兒已經遇害,卻沒有勇氣說出真相,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過不了自己心理的關口,只好扮佳梅問候父親。

你又如何忍心驚擾一場熟睡的夢?就像你在門邊,輕輕地敲了一下門,卻又立即把手縮了回來。一醒來,人就要面對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

人就是這樣一種軟弱的動物。

走筆至此,窗外陽光灑落遍地,無處不在。可是,人內心的陰暗,陽光又能否及時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