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曾一度重燃香港人的激情,但同時革命的失敗,在激情過後,香港社會運動普遍呈現疲態。我曾說過:「[1] 雨傘革命是香港本土運動的分水嶺,革命牽起了本土覺醒的序曲,同時革命的失敗也奠定了這場序曲將特別漫長。」

「自決公投,建國獨立」是「香港人」渴望的,但雨傘革命失敗後本土運動自覺覺他的進展卻十分緩慢,本土派陷入一種焦慮:本土運動陷入膠著狀態。本土派在社交媒體的「讚好」增加了,但實際能動員的支持者以及支持者實質的資助,卻未有太大增加。

對於推動「自決公投」或「建國獨立」的方法,本土派內部各有看法,也各有嘗試。但相信不少「香港人」曾幻想,香港突然發生一場真正的革命,推翻中共操控的港共政權,然後建國。不少人(如陳雲、魏民清)因此呼籲香港人要鍛鍊體魄,一來為了勇武抗爭,二來為了應付突發的革命。例如雨傘革命期間,旺角曾經有人帶領群眾做體能訓練。但如今有多少人保持鍛鍊?這是個令人沮喪的情況:大家都渴望同明白的事,但就是無人做。

大家不妨以愛爾蘭又或者加泰隆尼亞為例子,深思一下本土運動。愛爾蘭又或者加泰隆尼亞他們的主體意識,早在幾百年就已經有,本土抗爭亦不止於一代。幾十代愛爾蘭人幾十代的努力,排除賣國賊,在大多數人充足覺悟情況下,他們支持及包庇革命軍,甚至本身就是地下革命軍的身份,為愛爾蘭獨立而戰。反觀香港人,上一代捧完司徒華及其「民主回歸論」,但新一代仍有人捧黃之鋒及其「中國民主夢」,當然這一代亦終於出現了本土思潮。但問題就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坦白說好多未完全覺醒,仍然相信黃之鋒個套變種中國民主夢,更甚的是泛民及左膠支持者。要知道,香港本土覺醒仍然處於初階,就算已經自稱是本土派的人,你可見仍然未有徹底覺悟,他們還是會說與左膠合作,與賣港派泛民協調等等的「入屋論」。

正如我以前所說,本土派目前除了共產黨這個BOSS外,還有黃之鋒這個次要BOSS要打,但除非有奇蹟,否則要在這一代打倒黃之鋒及其代表的「中國民主夢」,恐怕不太可能。當然,我認為如果黃之鋒不改變其中國夢的主張,他最終會被香港下一代唾棄;但如果不幸地,一代不如一代,本土思潮無法傳達到下一代,他們豹變成一個個「中國蝗」,那到時就是香港的終結。所以,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正處於香港生死存亡之秋。香港的生死,我上一篇文章《焦土戰的意義》也說到,香港真正的終結是一個個香港人,轉生成為「中國人」。所以我們現在更逼切的,是要告訴下一代,他們「香港人」這個真正的身份,而非黃之鋒說的「中國香港人」。

至於,揭竿起義或勇武抗爭,前者但願在我有生之年能參與,後者其實現在已經有一班素人在努力,只是他們苦無資源,網路上的LIKE沒有轉化為實資的現金資助;同時部份領袖人物,又各懷鬼胎兼領導無方,令人卻步。我不怕開名,例如CK和黃台仰。在以上種種的困難底下,短期內我看不到革命的可能,目前也沒有充足的準備。

再進一步講,我更早前也說,本土派要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明天就公投,明天就建國獨立,會成功嗎?不會,因為目前香港有四成以上是會投票支持共產黨的選民,而剩下六成的人雖然會支持「民主」派,但當中更有大部份是支持「香港是中國一部份」。這就是之前李啟迪在港大論壇上批評黃之鋒公投無本土論述為基礎的原因,我亦十分認同。民主要有效運作的先決條件,是社會大部份人有良好的道德觀,有判斷是非的能力,有好的公民質素。而我敢斷言,香港目前沒有這個條件。無論是本土的覺醒,又還是道德觀,判斷是非的能力,以及公民意識等等,香港大部份人還是處於「BB班」階段。

請各位整理心情,本土運動及香港主體意識之喚醒將會是長期抗爭,請別氣餒,也別心急。這一代意識覺醒完成不了,不要緊,只要每一代都向前進一步,而不是像「民主回歸論」退一大步的話,香港人終有一日可以得到應有的自由。目前,請全力於香港本土覺醒一事,令更多人確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以及斷除左膠思維、天真以及無知,我們便可以留一個更好的環境,讓下一代挑戰中共,挑戰港共,挑戰左膠更有勝算。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文章:雨傘革命的失敗與教訓,漫長的本土覺醒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