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發生連環恐怖襲擊,與歐洲近期大量收容敘利亞難民有密切關係。中國歷史上,因收容他國族裔而引致政權崩潰者,首推司馬氏創建的西晉。

自從東漢末年以來,胡人 (主要是匈奴人) 內徙長城以南地區的情況日趨普遍。曹魏為了用最低的成本建立一支驍勇善戰的軍隊,往往批准內徙的胡人擔任僱傭兵,加上胡人開始仿傚華夏「耕讀傳家」的傳統,他們於是逐漸變得安土重遷,不願重返塞北。

然而,他們的觀念出現一個問題:以漢室的苗裔 (王昭君當年曾以漢室公主的身份下嫁匈奴單于,生有子女) 自居,且視曹魏、西晉為篡奪漢室天下的不義政權。這對西晉維持有效管治是非常不利的。有見及此,大臣郭欽、江統先後向晉武帝提出「徙戎」的建議,江統《徙戎論》說:「以四海之廣,士庶之富,豈須夷虜在內,然後取足哉!此等皆可申諭發遣,還其本域,慰彼羇旅懷土之思,釋我華夏纖介之憂」,背後訴諸的理念正是「嚴華夷之防」(即明辨華、夷),只可惜,晉武帝最終未有採納相關建議。

晉武帝死後,「八王之亂」爆發,晉室元氣大傷,胡人盡窺箇中虛實。匈奴人劉淵未幾乘亂自立,以興復漢室作號召,派軍攻打洛陽,西晉卒之在懷、愍二帝被虜後滅亡,享祚僅 37 年。

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天法國的悲劇,正好刺激我們記起西晉滅亡的歷史教訓,從而認識「嚴華夷之防」的重要!

近年香港充斥大量囂張跋扈、語音不純的「新香港人」大量入侵香港,破壞香港原有的秩序和文化,這亦是港共政府不吸取「嚴華夷之防」的惡果。倘若要拯救當下的香港,「嚴華夷之防」必須重提,此亦是法國恐襲帶給香港人的「血的教訓」!